返回

甘犁:缩减收入差距

1/6/2013 浏览量:22

缩减收入差距

 

《财经》杂志

甘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

 

历时近三年完成的首份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高达0.61,远高于平均水平。最近两年的数据仍在调查中,但估计变化不大。

高基尼系数既是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的常见现象,也是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自然结果。短期而言,在不增加税收的前提下,中国有足够财力通过实施转移支付政策,增加社保投入,降低收入差距;在中长期,可通过加大教育投入、减少机会不均,以降低收入差距。

收入差距严重

基尼系数是经济学用于衡量居民收入差距的常用指标,基尼系数越大,说明居民收入差距越大。根据首份CHFS的计算,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61,城镇家庭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56,农村家庭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60,远高于2010年世界平均水平0.44。即使按此前联合国有关机构公布的数据,2010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也达0.52。最近十年,中国国家统计局只公布农村居民的基尼系数,2011年这一数据是0.3949。而CHFS的调查表明中国的收入不公程度被严重低估了。

收入差距主要来自于工资性收入和工商业收入。在城镇地区,工资性收入差距贡献了基尼系数的53%;在农村地区,工资性收入和农业生产收入分别贡献了基尼系数的33%和22%。工商业收入贡献了城镇和农村基尼系数的17%和19%,也是收入差距的重要来源。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个人收入由其边际劳动生产率决定,由于个体边际劳动生产率的差异,初次分配导致的收入不均是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自然结果。

根据首份CHFS数据,在市场竞争部门工作的家庭,其收入差距十分显著。在不包括受雇于行政事业单位和垄断行业的家庭时,基尼系数高达0.60,城镇和农村分别为0.57和0.58。这与报告这些家庭的基尼系数相差无几,因此,非市场竞争部门的不合理高收入,并不是造成中国巨大收入差距的主因。

市场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基尼系数越高。从市场经济最发达的东部地区到最落后的西部地区,基尼系数存在明显的减小趋势,东、中、西部的基尼系数分别为0.59、0.57和0.55。市场经济发达的OECD国家实施转移支付政策前,基尼系数也很高,基本都超过了0.4。德国、意大利和英国再分配前的基尼系数甚至超过了0.5。

降低基尼系数

降低过高的基尼系数并不是无章可循,可从短期和长期两个角度来解决。短期路径为二次分配,长期路径是投资教育。虽然工资指导政策、增税等方式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但如果政府过多干预初次分配,可能会影响劳动力市场效率,反而会对低收入家庭造成损害。

首先,政府对市场提供工资指导意见将造成劳动力市场价格的扭曲,直接影响市场效率。

其次,提高最低工资可能对低收入群体不利。根据相关研究,最低工资每增加10%,企业人均劳动工资将上涨0.4%,但企业雇佣人数整体下降0.6%。

最后,提高最低工资对调节收入不平等作用不大。在不考虑市场效率的前提下,执行严格的最低工资政策,可以使基尼系数降低大约3.9%,但继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于降低收入不平等的作用十分有限。

因此,对中国家庭收入差距的调节应当以二次分配为主。从增加社会保障支出、加大对低收入家庭的转移支付,可有效降低收入差距。政府针对初次分配不合理而制定的公共政策应集中在垄断行业、国有企业以及行政事业单位等市场化程度较低的行业。

从OECD国家的经验来看,转移支付对降低收入不平等、减少贫困有很明显作用。在转移支付前,主要OECD国家的基尼系数都比较高,通过转移支付的再分配,基尼系数都有显著下降。例如,德国基尼系数由0.5降低到0.3。

完善社保体系

完善社保体系能减少收入不均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中国社保投入还远远不够。如果财政预算中包括社保基金,2011年中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为12.3%,美国为36.6%;而如果将社保基金列入财政支出,2011年中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为21.2%,美国为46.7%。

其次,目前对贫困家庭的扶持力度不足。如果将贫困家庭定义为人均日消费在1.25美元以下,根据CHFS数据,在2010年约有70.8%的贫困家庭没有获得任何政府补贴。

再次,社会养老保险程度过低。CHFS数据显示,2010年约有45%的家庭成员退休后没有任何社会养老保险和离退休工资。失业保险参保率也很低,只有30%左右,保障程度也仅平均工资的17%。

最后,中国现行的医疗保险覆盖面虽然很广,但保障程度差别很大。低收入家庭的支付能力低,缴费意愿低,能够享受到的社会保障很少。若政府能集中将农村地区的社会保障标准提高到城市的水准,将穷人的保障标准与富人齐平,那么这也将极大降低贫富差距。

加大转移支付

目前,中国政府有足够财力实施再分配,2011年中国财政总收入超过10万亿元。如果能将新增的财政收入用于转移支付,则每年大约可增加2万亿元的资金用于收入再分配。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10年国企实现利润1.98万亿元,仅上缴2.2%。若将政府每年新增财政收入与国企留存利润用于再分配,政府每年可拿出约3.8万亿元进行转移支付。

在不增加税收、不减少其他财政支出规模情形下,将每年新增财政收入和那3.8万亿元用于再分配,通过合理的转移支付政策,将大大降低中国收入差距并拉动内需。根据CHFS的估算,如果对最低收入的60%家庭进行补贴,中国的基尼系数将从0.61降至0.40,农村基尼系数从0.60降至0.27。

提高教育水平

从长远看,降低受教育程度的不平等可降低收入不平等。比较不同学历家庭的收入差距发现,学历越高组内收入差距越小。户主学历为小学及以下家庭间的收入差距最大,基尼系数为0.58;户主学历为本科及以上的家庭间的收入差距较小,组内的基尼系数为0.46。

根据计算,如果将受教育水平提高到OECD国家平均水平,中国的基尼系数将降到0.44,而如果提高到美国水平,中国的基尼系数将降至0.42。

(2013年1月6日首发于《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