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犁:转移支付:缩小收入差距

1/18/2013 浏览量:124

转移支付:缩小收入差距

 

《第一财经日报》

甘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

 

根据我们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61,城市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56,农村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60,反映了中国收入不均、两极分化严重。

在前述文章中,我指出收入不均是目前中国社会消费不足的根本原因,解决收入不均的同时也能促进经济转型。收入不均还将引起机会不均,导致社会群体收入的跨期流动性以及代际间收入流动性的降低。这意味着阶层的逐渐固化,父辈收入的不均将在子辈中延续,即所谓的“龙生龙,凤生凤”。如果解决不好这一代的收入不均问题,留给下一代的将是更为严峻的收入不均问题。

短期来看,通过完善社保体系,并有针对性地增加对贫困家庭的补贴,既可以快速有效降低收入差距,又可以刺激内需,实现经济转型,保证经济高速增长。长期来看,加大居民人力资本投入、降低机会不均,既可以降低长期收入差距,又可以促进技术进步,保证经济长期增长。

参考国际经验,缩小收入差距的具体措施是有章可循的。

从拉丁美洲国家的发展历程来看,虽然拉美国家现阶段仍有着较大的收入差距,但近几年通过实施有针对性的转移支付政策,收入差距正逐渐缩小。

目前处于中等收入阶段的拉美国家,在其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收入差距曾经迅速扩大。例如,巴西1950~1975年的基尼系数从0.36上升到0.64,阿根廷1970~2000年的基尼系数从0.38上升到0.53,智利1975~1995年基尼系数从0.45上升到0.55。此外,1996年,马来西亚的GDP增速达到7.3%,其基尼系数为0.49,达到其峰值水平。

但近几年,通过实施以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Conditional Cash Transfer,CCT)政策为主的转移支付政策,这些国家的收入差距逐渐缩小。

CCT作为一种新的社会政策工具,是将现金转移支付给贫困家庭,但是有条件的。条件是这些家庭要履行预先的规定,投资于孩子的人力资本。项目坚持削减目前的消费贫困和促进人力资本积累并举,有利于实现减少贫困和切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双重目标,同时将收入再分配到贫困人口。CCT用于人力资本的投资一般包括两个方面:健康和教育。健康方面的投资主要包括:对儿童的定期体检,对产妇进行产前护理、咨询等;在教育方面,则为保证入学、保证出勤率以及考核其在校表现。

得益于大力推行CCT政策,拉美国家最近几年收入差距有所缩小。例如,巴西政府从1995年开始实施大规模的CCT政策,例如旨在改善儿童教育状况和成年人健康状况的“BolsaFamilia”项目,覆盖了约110万户家庭,占全国贫困家庭的50%,使转移性收入占居民家庭总收入的比重达到了29%,使得基尼系数从1989年的0.63降低到2009年的0.547;阿根廷通过实施覆盖20%贫困家庭的大规模转移支付政策,基尼系数从2003年的0.55降低到2010年的0.445;墨西哥政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力推行覆盖全国约50万家庭旨在支持贫困家庭子女教育的“Progresa”项目,基尼系数从2000年的0.52下降至2006年的0.48。

中国类似CCT的转移支付大多还是零散的小项目,且多为教育类项目。具体包括九年制义务教育、贫困大学生资助项目、师范生免费教育、学前教育家庭经济困难儿童资助项目、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有条件转移支付”项目等。除义务教育外,大部分项目或刚刚起步,或影响还不算大,覆盖范围相对较小,还有待充分发展。

(2013年1月18日首发于《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