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犁:对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赞赏失望和不同意见

2/6/2013 浏览量:108

对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赞赏失望和不同意见

 

新浪专栏

甘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

 

先谈赞赏之处。第3条,在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借鉴推广公务员招考的办法,值得赞赏。中国社会收入不均现象非常严重,基尼系数无论是我们的0.61,还是国家统计局0.48,均已超过所谓的“警戒线”。

我们曾经做过文献检索,联合国所谓的0.4“警戒线”、超过警戒线社会处于“危险”状态的说法,没有任何学术研究作为支撑。相反,许多研究表明,收入不均与社会和谐没有直接的关系。真正对社会和谐有影响的是“机会不均”,而非收入不均。

中国社会虽然“富二代”、“官二代”愈发严重,但高考制度和公务员招考制度是中国社会机会均等的两大基石,保证了社会的基本流动性。国家主张推广公务员招考制度,值得赞赏。通过考试来招聘员工,显然不够有效率。让私有企业去追求效率,国家还是应该以公平为主要考量。

再谈失望之处。第10条,中央国有企业资本收益上缴比例仅仅增加5个百分点,令人失望。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因其垄断地位和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利润惊人。但是,原来只有5%~10%上缴,改为10%~15%,令人失望。

另一个令人失望之处是第12条,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仅仅提高2个百分点左右。中国目前社保方面的支出只占财政支出的12%,提高到14%,确实是一个进步。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远远不够。美国社保方面的支出占财政支出的37%,差距何其巨大!

中国目前收入不均的根本原因,其实不是初次分配不公,而是二次分配不足。OECD发达国家在初次分配时的基尼系数通常为0.5左右。例如,德国为0.5,美国为0.49。考虑到德国、美国人口的同质性远远超过中国,而中国基本上没有二次分配,中国的基尼系数0.61也就不足为怪了。在二次分配以后,德国的基尼系数降低至0.29,美国降低至0.39。所以,只有大规模的二次分配才有可能降低基尼系数。

我在此前的专栏《缩小收入差距是经济增长之途》一文中指出,大规模增加二次分配的比重,不仅仅改变收入分配现状,促进公平,也是经济增长之途。其原因是在收入不均的背景下,有钱人该消费的都已经消费了,剩下的变成了储蓄,穷人则因为收入水平低,面临严重的流动性约束而没钱进行消费。

我认为,可以借鉴发展中国家广泛采用的有条件转移支付政策,以及发达国家普遍使用的劳动所得税抵免政策等。大规模增加社保支出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国有企业的留存利润和每年新增的财政收入,这样的增量改革是典型的帕累托改进,容易达成社会共识,阻力较小。

我希望中国在社保上的支出不仅仅是从12%上升到14%,而是上升至20%甚至30%。我们的研究表明,如果达到30%的水准(也就是美国现在的水准),中国的基尼系数将降低至0.4,与美国相当。

最后谈谈不同意之处。第五条谈及完善工资指导线制度,建立统一规范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适时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我本人不同意政府提供工资指导线,这是对市场的直接干预,很容易造成资源配置的扭曲,影响市场运行的效率。

我支持政府和民间机构发布薪酬数据以供参考。此外,提高最低工资要慎重,因为它有可能恶化在最低工资线附近的工人的就业情况,反而使这一部分人群的生存状态恶化,最终没有起到帮助他们的作用。

(2013年2月6日首发于新浪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