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犁:中国流动人口调查

2/7/2013 浏览量:25

中国流动人口调查

 

新浪专栏

甘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

 

2011年我国流动人口,即常住地非户籍所在地的人口,约占城镇常住人口总数的43.5%,占总人口比例则为19.6%。据此估算我国流动人口约2.64亿。流动人口中,农民工大多来自中东部,西部仍有较多农村劳动力存量,越年轻跑得越远。而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受教育水平较高。

每年春运时,票源的紧张和交通的拥堵都无疑昭示着我国存在大量的流动人口。那么,我国流动人口的现状具体如何?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流动人口,即常住地非户籍所在地的人口,约占城镇常住人口总数的43.5%,占总人口的比例则为19.6%。据此可估算我国流动人口约为2.64亿。其中,大部分流动人口为农村户籍进城人员。而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在流动人口整体中的占比约为13%。因此,我国城镇户籍流动人口总数在3432万左右,农村户籍进城人员则约为2.3亿。

农民工大多来自中东部

并非所有进城的农业户籍居民都在城市工作。实际上,只有60%的进城的农业户籍居民从事非农工作。据此计算,我国农民工的人数约为1.4亿。

富庶的东部发达省份仍是农民工输入的主要地区。具体而言,72%的农民工在东部地区务工,21.4%的农民工在中部地区务工,仅有6.4%的农民工在西部地区务工。其中,农民工举家进城的现象并不少见。CHFS数据显示,15.9%的农民工家庭属于举家进城,全部家庭成员都居住在城镇地区。

从农民工输出情况来看,大部分农民工来自东部地区。具体而言,有53%的农民工户籍所在地为东部,37.9%的农民工户籍所在地为中部,只有不到10%的农民工来自西部地区。这一方面可能由于东部地区人口密度较大,另一方面也与东中部地区的城镇化程度大大超出西部地区有关。

西部仍有较多农村劳动力存量

我们进一步对比了各地区进城务工人口在农村户籍劳动人口中的占比。结果显示,东部地区进城务工人口占农村户籍劳动力的31%,中部地区进城务工人口占农村户籍劳动力的23%,大大超出了西部地区。而西部地区的进城务工人口只占农村户籍劳动力的7.8%。因而,相比中东部地区,西部地区仍有较多的农村劳动力存量。

从农民工跨区域流动情况来看,62.1%的农民工选择了在本市县的城镇地区工作,另外37.9%的农民工则选择跨市县打工。其中,更是有超出半数的农民工跨省进城务工。因而,整体来看,有20.8%的农民工属于长途迁徙,到外省从事非农工作。

东、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程度和城市化进程不同,农民工跨区域流动的特征呈现出很大差异。户籍所在地为东部地区的农民工倾向于选择短途流动,在跨市县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中有65.0%选择在本省工作;而户籍所在地为中、西部地区的农民工绝大部分选择进行长途迁徙,其中,中部地区超过90%的跨市县进城务工者选择在外省工作;西部地区也有将近80%的跨市县进城务工者选择在外省工作。

农民工越年轻跑得越远

相比中老年农民工,“新生代”农民工更偏向跨区域流动。16-25岁、26-35岁两个年龄段的“新生代”农民工均有超出40%的人选择跨县市进城务工;这一比率在36-45岁年龄段的农民工中下降至33.3%;而处于46-55岁及56岁以上两个年龄段的中老年农民工则只有25%左右的人选择跨县市进城务工。类似的,“新生代”农民工25%左右的人选择了跨省迁徙;这一比率在36-45岁及46-55岁仅略超出10%;56岁以上的老年农民工中更是只有3.6%的人选择了跨省迁徙。

“新生代”农民工能够从跨区域流动中获得更大的回报,这能在某种程度上解释跨区域流动占比在“新生代”农民工中何以如此之高。16-25岁的“新生代”农民工中,本市县务工者人均年劳动收入为23349元,而跨区域务工者的人均年劳动收入则达31989元,超出了本市县务工者将近10000元;26-35岁的“新生代”农民工中,本市县务工者人均年劳动收入为25229元,跨区域务工者人均劳动收入高达42464元,更是超出前者将近20000元之多。

相较“新生代”农民工而言,中老年农民工从跨区域流动中获得的超额回报随年龄呈现下降趋势。以36-46岁的农民工为例,本市县务工者人均年劳动收入为23692元,而跨区域务工者的人均年劳动收入则为29062元,仅超出前者5000多元。而46岁以上的农民工中,跨区域务工者的收入甚至低于本市县务工者:本县市务工者人均年劳动收入为21252元,跨区域务工者只有17703元。

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受教育水平高

与农民工不同,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并未体现出显著的区域特征:来自东中西部的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几乎各占1/3。其中,大多数城镇户籍流动人口为跨省的长途迁移,这一比率占到了城镇户籍流动总人口的77.43%!并且,城镇户籍流动人口长途迁移的比例在各个年龄段上趋于一致,除了在36-46岁的年龄段上该比率为59%以外,其他所有年龄段上该比率均在80%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城镇户籍流动人口普遍呈现出较高的受教育水平。具体而言,大专及以上受教育水平的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占整体的比例高达51%;高中受教育水平的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占比约为20%;小学及以上受教育水平的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占比仅为10.4%。若是考察跨省迁徙的流动人口,此现象则更为明显。大专及以上受教育水平的跨省城镇户籍流动人口在整体中的占比接近60%;高中受教育水平的占比则为18.3%,小学及以下的低等受教育水平流动人口的占比仅为6.5%。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民工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小学及以下受教育水平的农民工占比为21.4%;初中受教育程度的占比更是高达48.5%;而大专及以上的占比仅有7.3%。这样的现象在跨区域流动的农民工群体中同样存在。

(2013年2月7日首发于新浪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