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活得有尊严

3/30/2013 浏览量:23

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活得有尊严

 

《华尔街日报》中文版

甘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

 

2010年夏天,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的访员从全国各地调研回来,向我们描述了亲眼目睹的中国贫富鸿沟:一边是城市的快速扩张,一边是闭塞山区的落后贫瘠;路面上是霓虹灯下的车水马龙,路面下是城市“蚁族”的挣扎艰辛;一些人挥霍奢侈,一些人却连基本的生存和尊严都无力维持。

我们的访员来到云南的山村,土墙和稻草搭成的房子,透过被大雨侵蚀的墙洞,依稀可见屋子里黑洞洞的一片。在这里,人们靠着房屋后面的小块玉米地过活,每月人均生活费只有40元。当访员问及银行账户并稍有惊讶于其没有账户时,受访户拿出一个装着零钱的塑料袋──那就是他的银行。

高速发展的光鲜背后令人心痛的贫穷,使我和同事们开始思索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我们想知道,中国的贫富差距究竟多大?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应该通过正确的政策制定去减少贫困,去帮助穷人,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活得有尊严。

两年来,我们团队对中国的贫富差距进行了细致的研究。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测算,2010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61,城市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56,农村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60,收入不均现象的确严重。而中国收入最高的10%家庭,其收入占各家庭总收入的比例为57%;收入最高的5%家庭,其收入占各家庭总收入的比例高达44%。而2009年美国收入最高10%的家庭,其收入也只占到总收入的40.6%。其他一些国家该比例更低一些,例如,拉丁美洲国家仅为40%。

我们同时发现,中国收入不均大多不是因为市场被扭曲,而是市场有效的结果。改革开放前“大锅饭”的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低的基尼系数之一,可能也是最无效率的经济体之一。现在的中国,市场经济更为发达的东部,基尼系数高于中部和西部。垄断行业的基尼系数与非垄断行业基尼系数相当,不是造成中国高基尼系数的主要原因。

很多人都知道西方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较低,但是,不广为人知的是,这些国家在市场初次分配时的基尼系数远远高于最终的基尼系数,例如德国为0.50,美国为0.49。这些国家通过转移支付,大大降低了基尼系数,例如德国降低至0.29,美国降低至0.38。美国最低收入的20%家庭在初次分配中的年均收入仅为7600美元,难以维系一个家庭的基本支出,但在转移支付后,其家庭年均收入达到30500美元,足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中国目前转移支付微乎其微,基尼系数高于0.5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我们认为高基尼系数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市场资源的有效配置,但中国的收入不均不仅不符合共同富裕和社会和谐的目标,实际上是中国消费不足的根本原因。大约一半的中国家庭面临流动性约束,想消费没有钱消费。困扰中国经济多年而得不到解决的消费不足问题是因为收入不均。收入分配的政策同时也是经济增长的政策,这是少见的历史机遇。

中国政府完全可以通过再次分配的政策解决贫富差距,帮助中国的穷人有尊严地生存。然而中国的现实情况却是,政府在收入分配上所做的工作远远不够。政府在社会保障和转移支付上的支出只占其总支出的12.2%,而相比之下,美国在此方面的支出占总支出的比重为37%。酝酿八年,今年2月份,《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终于出台,但是,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仅仅提高了两个百分点左右,远远不够。

政府完全可以做的更好。短期来看,政府实应通过完善社保体系,并有针对性地增加对贫困家庭的补贴。就财力而言,目前政府对贫困家庭实施大规模转移支付是完全可行的。根据我们的测算,在不增加税收、不减少其他财政支出规模情形下,若将政府每年新增的财政收入与国企利润用于再分配,政府在社保和转移支付上的比例将达到美国的水准。粗略估算,如果对最低收入的60%家庭进行补贴,中国的基尼系数将从0.61降至0.40,城镇的基尼系数将从0.56降至0.43,而农村的基尼系数从0.60降低至0.27。

而从长期来看,政府则需加大居民人力资本投入、降低机会不均。技术进步是经济长期增长的源泉,提高国民受教育水平通常是促进技术进步的主要手段。此外,健康与教育历来被看成是人力资本形成的重要途径,政府加大教育投入通常被看成是增加机会平等的有效手段。在长期,政府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经验,实施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CCT)制度,加大对居民人力资本投入、减少机会不均,既降低收入差距又保证经济长期增长。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数据估算,如果教育的边际回报不变,将受教育水平提高到OECD国家平均水平,中国的基尼系数将降到0.44,而如果提高到美国的水平,中国的基尼系数将降至0.42。

要减少贫富差距,中国政府就必须在转移支付上增加倍数级投入,加大再次分配力度。果真如此,每个中国人必将活得有尊严,中国经济也会走上以内需为主的长久增长之路。

(2013年3月30日首发《华尔街日报》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