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犁: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已超过两亿

11/17/2015 浏览量:36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已超过两亿

 

搜狐财经

甘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

 

摘要:根据2015年CHFS调查数据测算,中国中产阶级的数量实际为2.04亿人,远远超过瑞信财富报告的1.09亿人。而且,中国中产阶级掌握的财富总量为28.3万亿,超过美国和日本,跃居世界首位。然而,中国中产阶级的富裕程度和人口占比远低于发达国家,在财富分配结构呈“金字塔型”。 中国,在走向真正的中产阶级国家的道路上,任重而道远。

 2015年10月13日,瑞信(Credit Suisse)发布的“2015全球财富报告(Global Wealth Report 2015)”(下文简称“瑞信财富报告”)指出,中国家庭财富总值达22.8万亿美元,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富裕国家,仅次于美国;同时,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级人口,达1.09亿名,超越美国的9200万名中产阶级人数。该报告发布后迅速引起了国内媒体舆论的高度关注。

关于瑞信财富报告的热议焦点有二,一是瑞信数据的可靠性。二是中产阶级数量,即中国的中产阶级数量究竟是多少?马云就认为,中国中产阶级人口数量已达3亿。

 

瑞信数据的可靠吗?

数据的可靠性决定了研究结论的可信度。根据瑞信的“2015全球财富数据手册(Global Wealth Databook 2015)”(下文简称“数据手册”)中国财富的数据源自于中国社科院开展的“China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 Survey”,该数据涵盖了2000年中国家庭财富的基本状况,并且,除2000年的数据源于调查,此后14年的数据均是通过模型推测出来的,推测模型也未公布。因此,中国的财富数据还只能称作“推测数据”。不可忽视的是,中国从2000年到2015年的十五年间,无论是宏观经济形势还是家庭资产结构均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基于2000年数据推测而来的结果难以让人信服。

与中国的“推测数据”不同,美国和日本的财富数据都是通过官方数据和家庭调查数据直接测算,属于“基础数据”。日本数据来自日本全国家庭收入消费调查(2009),美国数据来自美国消费者金融调查(2013)。显然,“基础数据”的可信度远远高于“推测数据”。

事实上,中国并不缺乏家庭微观调查数据。从2011年开始,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通过科学的抽样和现代化的调查手段,已经先后开展了三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ina Household Finance Survey, 简称CHFS),以及多轮季度电话回访,成功建立了一个具有全国代表性的家庭金融数据库。2015年8月底,中心完成了第三轮家庭调查,共收集样本40000余户,为分析中国家庭财富提供了丰富而可靠的信息。

那么,中国究竟有多少中产阶级呢?

被低估的中国中产阶级数量

瑞信财富报告以每人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的净财富来界定中产阶级成年人。这样的中产阶级标准并不算高。因此,与以往网友惊呼“被平均”、“拖后腿”不同的是,这次网友们纷纷表明,“如果财富只要达到5万美元就是中产阶级了,那我也算是中产阶级了”。 其实,中产阶级的标准并不唯一。例如,福布斯杂志也公布过一个中产阶级标准:生活在城里;25岁到45岁之间;有大学学位;专业人士和企业家;年收入在1万美元和6万美元之间。

这里,我们以瑞信财富报告的中产阶级标准来测算中国中产阶级的人数。按照5万至50万美元的净财富,根据CHFS最新的2015年调查数据显示,当前中国中产阶级成年人口占成年人口比例为20.1%,远高于瑞信所估计的10.7%;中产阶级成年人平均财富约为13.9万美元,也远高于瑞信所估计的6.8万美元。根据CHFS数据推算,中国中产阶级成年人口数量应该是2.04亿人,而非1.09亿人,同时中产阶级所掌握的总财富也应该为28.3万亿美元,而并非7万亿美元,远远超过美国和日本的16.8万亿美元和9.7万亿美元。因此,无论是以中产阶级人口规模,还是中产阶级总财富来看,中国都跃居世界榜首,而瑞信远远低估了这两个数据。

虽然中国中产阶级在总体规模上有明显优势,但有两个特征值得注意。第一,中国中产阶级的人均财富为13.9万美元,远低于美国的18.4万美元和日本的15.7万美元。中国中产阶级的绝对数量虽然已经远远高于瑞信财富报告的估计数目,但占比仅为20.1%,远低于美国的37.7%和日本的59.5%。第二,中国不同阶层的所占与美国和日本也迥然不同。如图所示,中国成年人口中,超过中产阶级标准的人口占比仅为1.0%,极少部分人迈过高财富的门槛。该比例在美国为12.3%,日本为9.1%。在财富金字塔的低端,中国尚有78.9%的成年人口的财富没有达到中产阶级的最低标准。根据瑞信的估计,该比例在美国和日本分别为50.0%和31.4%。如果说一个理想的财富分配结构为“橄榄型”,那么日本相对更接近于这种模式,而中国则属于财富分配不均的“金字塔型”。

                                                       图1中、美、日三国各财富阶层人数占比

 

中国中产阶级财富太过依赖房产

中国不同富裕阶层的财富规模和资产结构也存在很大的差异。首先,低财富成年人的平均财富仅为1.1万美元,距离中产阶级的5万美元标准还很远。其次,中产阶级的财富在房产上的配置比例过重,高达79.5%,而金融资产占比过低,仅有10.8%。与中国人更偏好房产不同,美国和日本家庭更愿意参与金融市场。根据美国消费者金融调查2013年数据(SCF),美国家庭金融资产占比为40.8%,而房产占比仅为34.1%。

家庭财富是社会财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家庭财富的分布状况可以直接反应中国当前社会财富的公平状况,同时通过家庭财富的配置状况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社会消费、投资和储蓄的潜力。作为社会生产和消费的主力,中产阶级的规模和占比以及其财富状况直接关系到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未来经济的潜力。虽然瑞信财富报告远远低估了中国中产阶级的人口数量和财富规模,但不可否认的是瑞信财富报告引起了我们对于中国中产阶级当前状况的关注。从总量上,中国俨然是一个中产阶级大国,但无论是富裕程度还是人口占比都远不及发达国家。家庭财富分配结构也更呈“金字塔型”。中国,在走向真正的中产阶级国家的道路上,还任重而道远。(2015年11月17日首发于搜狐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