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犁 谭继军:治突击花钱可试点“结余税”

12/18/2015 浏览量:31

治突击花钱可试点“结余税”

 

甘犁 谭继军

环球时报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副主任

 

12月14日,财政部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全国累计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15.0万亿元,仅为总预算的87.6%。而12月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约2.1万亿元,需要完成的财政支出是其他月份的2倍左右,这意味着“突击花钱”现象有可能在一些地方出现。笔者认为,减少年末“突击花钱”最有效的制度安排,就是在允许预算结余滚动进入下一年度的前提下,开征“结余税”。

年末“突击花钱”现象不仅在政府部门长期存在,在事业单位和其他以财政拨款为主的机构也并不鲜见。究其原因,一是年度资金总量的不确定性和不可追加性,导致机构为保证整个年度(尤其是年末)有足够的运作资金,纷纷在年初紧缩花销。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现行预算编制方法以“基数加增长”为主,即下一年度预算以本年度总支出为基数,并按一定比例增加。这使得本年度预算如果没有全部花掉,就可能影响下一年度预算经费基数,直接导致未来预算的缩水。

以上两点原因与“年末未使用资金须全部上缴”的制度相辅相成,最终造成了一些公立机构年终的“突击花钱”。

年终“突击花钱”不是中国特有现象,在国际上也普遍存在。比如,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两年前的一项联合研究发现,美国政府财政年度最后一周的采购支出是之前每周平均支出的4.9倍。国际范围内,允许当年或全部以往年份结余的资金转入下年(称之为“留存结转”),是各国遏制“突击花钱”的主要制度安排,而某些发达国家甚至允许预支部分未来财政年度资金,如法国、日本、英国、美国和瑞典。

借鉴国际经验,若只进行“留存结转”,可能会导致结余过多。因此在允许结余资金滚动进入下年度同时,我们需对结转到下年度的资金总量进行必要限制,配套以监管与制约政策。为减少预算编制过程中的浪费,我们可以要求各单位将结余资金按一定比例“缴税”,其余资金则滚动进入该部门下一年度预算。

更为重要的是,财政部门应当出台规定,保证流转进入下一财年的资金规模大小不影响下一年度预算申请的基数,从而鼓励各级财政减少不必要项目的支出。另一方面,部分结余资金的上缴也有利于控制结余资金总额,防止部门通过刻意大幅度缩减本年度开销,为下一年度的浪费做前期铺垫。由此可见,这一制度既兼顾了“突击花钱”的合理之处,又能减少因“突击花钱”造成的浪费,可以做到“一箭双雕”。

该制度的难点就在于如何确定预算结余的“征税”比例。税率的合理将最大程度地提升支出效率,减少浪费。笔者建议,结余资金税率的确认可先选取一些具有代表性的部门进行试点,多次考察其政策效果,动态修正税率高低,最终测算出最佳税率,并推广到全国。(2015年12月18日首发于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