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CHFS数据显示,我国家庭总体资产负债率远低于美国,应鼓励居民适度“加杠杆”创造财富

10/11/2016 浏览量:29

当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尤其是在经济新常态之下,如何发挥杠杆作用、形成良性的撬动效应、保持经济稳健增长,成为治理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挑战。

中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四大杠杆:创新、改革、政策、金融

在经济生活中,说起杠杆,人们只会想到金融杠杆。金融是发展经济的重要杠杆,但不是唯一杠杆。要解决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不仅要发挥金融杠杆的作用,而且还要发挥其他杠杆的作用,形成良性的撬动效应。

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创新、改革、政策、金融,作为撬动经济的灵魂杠杆、机体杠杆、脉络杠杆和血液杠杆,是中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四大杠杆。

科学发挥多杠杆协同撬动效应

要发挥多杠杆的协同效应,必须找准每个杠杆支点的正确位置,准确把握每一杠杆支点的基本功能,着眼于整个经济体的健全与健康,同时还必须弄清杠杆之间的关系。近几年,中央高度重视多杠杆的协同撬动效应,多策同施、多措并举、多方发力,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状况之下,确保了我国经济中高速的稳定增长,成为中国在发展经济过程中的伟大创造。

鼓励居民部门适度“加杠杆”创造财富

各类杠杆的使用者,不应局限于企业或政府部门,也应包括普通居民,让其享受多杠杆时代的红利。

斯蒂芬·G·切凯蒂等人于2011年利用18个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1980年到2010年的资金流量表数据进行估计,研究结果表明,居民部门的债务阈值为85%(债务/GDP)。而我国居民部门宏观杠杆率目前仍远低于85%的警戒水平。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但居民部门杠杆率仅为40%左右。

根据东方证券编制的中国居民资产负债表结果,近些年我国居民部门资产负债率缓慢上升,但整体水平仍很低,至2012年底,居民部门的资产负债率仅为6.13%,而同年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居民的负债率则比较高,其中美国为15%,日本为14%,英国为13%,法国为11%。净资产是判断资产负债表状况的一个重要指标,居民净资产增长,是居民财务状况趋好的重要标志。据东方证券测算的结果,2004—2012年,我国居民部门持有净资产总额由2004年的68.15万亿元人民币,上升至2012年的247.02万亿元人民币,年均增长17.65%。另外,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家庭总体资产负债率为4.76%,不仅低于总量估算的结果,也远低于2013年美国家庭总体资产负债率(14.6%)的水平。

由此可见,我国居民部门“加杠杆”有着巨大的空间。它可以成为扩内需的推动力量,实现我国经济增长动力的根本性转换,即由传统的投资和出口拉动变为居民消费拉动。尤其是在当下,居民部门“加杠杆”可以缓冲宏观经济“去杠杆”的压力和风险。目前,去杠杆的压力主要集中在政府和企业两大部门。为防止全社会去杠杆进程过于剧烈,甚至引发全局性资产负债表式衰退,在政府与企业去杠杆的同时,推动居民部门适度“加杠杆”就显得非常迫切,而我国居民部门也有加杠杆的空间。我国消费率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未来还有20%~30%的上升空间。要扩大消费和实现消费率的稳步提升,既要靠提高居民收入,也要靠家庭适度举债消费来推动。

当然,不仅要鼓励居民部门使用金融杠杆,而且还要善于赋予居民部门使用其他杠杆的权力,从而引导居民部门充分利用新的创新机制、改革举措和经济政策来举债创造财富。当前,中央实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并通过改革和政策扶持,让大众拥有了使用杠杆的机会。但目前中央的改革措施和政策还有最后一公里没有到位,居民部门无法使用多杠杆来撬动财富。如存在地方微小企业被迫入驻开发区,结果因搬迁费用巨大,耗尽了企业的自有资金,丧失了使用金融杠杆的能力。

创新作为一种杠杆,必然有风险、有成败,因此要将鼓励创新创业与防范风险并重。要广泛开展创新创业的知识与实践的培训,储备创新创业的知识和经验,既要了解市场经济规律、市场风险因素、经济与技术发展趋势,又要了解国家的各项经济政策。与此同时,还要为创新创业失败者提供基本保障、再就业再创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本文节选自《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3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