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晋州:第二印象牵动记忆

7/24/2015 浏览量:43

       多少城,是在遇见它的第一面便爱上的。就像悄然遇见一位绾着长发一袭长裙的姑娘,此后多少日日夜夜也忘不了第一眼的回眸一笑。

       于是到达每一座城之前,大概都是存在幻想的。就晋州而言,“魏征故里”、“鸭梨之乡”……用这些标志随笔一勾都能勾出一座古城的形象。这个城市从春秋战国起源,此后历经2500多年的风雨变迁,晋州也从最早的小诸侯国演变成为如今隶属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下的县级市,总面积达到619平方公里,人口达到了53.8万人,被评为省级新农村建设先进县市。

       当带着深深的企盼到达晋州的时候,我无疑是被巨大的落差猛烈一震。雾霾造就的晦涩天空能见度极低,年岁久远的绿皮火车卡在时光齿轮里停滞不前,因为没有雨水滋养而干涸的河水像是百岁老人的皱纹,破败不堪的低矮楼房病恹地蹲在道路两旁......镜头下的灰色能准确描绘我的心情,在到达晋州第一天里,我都像是必须得娶不中意的姑娘一样失落不安。

然而,这座城市却并没有像我一样地排斥着我这样的不速之客。

       火车站里买车票,狭窄昏暗的售票厅没有人,我正错愕难道不是上班时间。旁边的一位阿姨却告诉我:“只有一个售票员,一会儿就回来啦。”转头一看, 一位身着制服的售票大叔在互联网自动换票机上指导大家怎么取票。大叔一边教相亲们怎么取票一边手一挥对我们喊道:“等一下马上就回去了。”晋州车站不大,只有一位售票员,这个售票大叔在我们买完票之后又跑回自动换票机上指导乡亲们,来来回回很多次。我心下忽然一些感动,小城市的人们或许在高科技冲刺的跑道上速度并不快,但是却依旧有着那么一些坚守在岗位上的小人物,不厌其烦日复一日的拉着这座城市向前倔强地行走。

       第二天中午,在超市里买一个西瓜,正愁没有工具回去将它切开,在超市负责称重的阿姨笑着主动帮我们切西瓜。“先去洗洗,我给你们切开。”说着还细心地递了一块儿帕子给我们,怕上面的泥水淋到我们身上。同伴提着西瓜出来的时候,她笑着说:“其实有些方言我是听不懂的,但是看着那个阿姨笑着说话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是想帮我们,大概就能猜到她的意思了。”

       一个笑容便能打破语言之间的界限,大概就是人类最本真的浓情了吧。在这里,没有摩登大楼中更多的猜忌与畏戒,更多的是独属于小城镇的信任和质朴。买杂货的时,老奶奶一家正在吃饭,便亲切地问:“你们饿不饿,一起吃饭吧”;坐公交车时因为找不到站牌,站在路上朝着司机挥手,司机便停下来让我们上去;访问时联络企业没有受到敷衍的拒绝,反而是“我闺女也像你们这么大”的亲切与欢喜……

       或许,这座城市没有疾驶向前的速度,更多的是缓慢时光下的重复节拍,但这不妨碍在这里的人拥有独属于这座城市炙热滚烫的灵魂,那是无数个善良与热情的光点汇合而成的光芒。出发前,酒店的前台姑娘笑着和我们讲:“2013年,我记得有一群西南财大的学生来我们这里调查,我也期待你们两年后再来!”

       离开晋州的时候,我回头看了这个城市最后一眼,心里想着:“如果能娶这样一个粗布荆钗的姑娘,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