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轮车上的武鸣

7/25/2015 浏览量:162

       “诶,你们要去哪里啊?”

       “要不要找宾馆?”

       “2块钱一个人,走不走?”

       ……

       17时23分,7月,夏日的傍晚,柏油马路上仍蒸腾着正午烈日残留的暑气,武鸣客运站门口恰好涌出一波自南宁而来的乘客。如往常一样,常年守候于此的三轮车师傅们已经起身凑上前去,忙不迭地追问乘客们的去处。喧闹中,人流渐渐向四处散去,而这一大波的乘客中,总会有那么几个,坐着三轮离去。车流中,时不时传来三轮车引擎特有的声音。

武鸣初印象之三轮

       在全国各地的火车站或是客运站附近,这样的场景并不鲜见,但在这里,三轮师傅们聚集拉客的场景却绝不仅限于车站——在街头,随时就可以叫上一辆三轮,让师傅带你去往武鸣区内的任何目的地。

       传统的机动三轮车,搭上一个铁皮质车棚,棚内两侧再垫上窄长的皮质软垫,载人载货皆宜。师傅们就骑着这样的“改装”车,穿行于武鸣的大街小巷。这些三轮看似简陋,却有着不输公交与出租的便捷,即使是在炎热的夏日,车子行径时产生的气流穿过前后的通风口,也使得车内的乘客能够吹上一股凉爽的“穿堂风”。自第一天起,三轮车就成为了CHFS广西访问21组在武鸣前往社区样本点首选的交通工具。

       清晨,访员们自住处出发,一辆三轮一般最多载客6人,8个人至少得叫上2辆车,通常由擅长当地方言的督导和三轮车师傅议价,而一辆车跑一趟是6至8元;经过8分钟左右的车程,就可抵达样本点和平街附近的菜市场,在那里吃一份广西特色的米粉,或是喝一碗家常的米粥,简单的早餐过后,访员们忙碌的一天就此展开。深夜,汗水早已浸透衣衫,工作结束后,返回住处乘坐的三轮,也可以让大家在奔波一天后短暂休憩。

       在武鸣多乘坐几趟三轮,你就会渐渐发现,这些三轮虽然看似统一规整,但其实大多都是无牌无证运营载客服务,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价格往往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有时候甚至会赶超出租车;当地的三轮车数量和相关从业者众多,据了解,武鸣运营载客的三轮车至少有1500多辆;相比之下,这里的大街小巷里,居民的日常出行里,公交车与出租车却鲜少入镜。

       在三轮当道的武鸣,公共交通系统内合法运营的公交车和出租车更像是城市交通中的配角。

合法?非法?三轮载客的尴尬

       武鸣城市公共汽车交通有限公司于2007年经整改重新投入运营,至2013年开通15条公交线路;2014年至2015年,武鸣第一批共计100辆出租车刚被投入运营。而对于总人口达69.15万(2012年数据),占地面积达3378平方千米的武鸣,这样的客运能力显然不能满足当地居民和外来人口的出行需求。在武鸣,大部分人处于中低收入水平,费用较高的出租车往往难得他们的青睐;覆盖率偏低的公交线网,也使得这里的公交出行并不便利;相形之下,价格相对低廉、可直接送达目的地的三轮车就成为了弥补城市公交能力不足的理想选择,在武鸣获得了广阔的市场。三轮车载客也有了存在的理由,得以在此壮大。

       “那么,这些载客的三轮车都是合法运营吗?”当向当地的联络人问起这个话题时,他为难地看了我们一眼,迟疑了一会儿后,小声地告诉我们“并不完全是”。事实上,在武鸣所有的电动式三轮车载客都属于非法运营,机动式三轮载客在法律上也处于一个尴尬的灰色地带。三轮车的非法运营也给这里的发展带来一些弊端:部分三轮车师傅文化程度不高,遵守交通安全法规意识薄弱,给交通安全带来一定的隐患;无牌无证的三轮车往往安全系数低,超速超载时有发生,易造成交通事故;相比公交、出租的明码标价,三轮车多采用议价,冲击了正规的客运市场;为了拉客,三轮车抢道占道时有发生,经常带来大面积的拥堵,也影响市容和城市的长远发展。

       既然如此,为何当地政府没有加大力度整改或是取缔三轮车载客?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也询问了联络人。除了因为当地公交客运能力有限,联络人告诉我们更大的问题在于“一旦取缔后,又该如何解决这几千名三轮车师傅所面临的失业”。事实上,三轮车从业者以40岁至60岁的中老年人居多,较难找到其他合适的工作,其拉载客人的收入往往就是家中的主要经济来源;而三轮车载客运营投资成本小、收益快、技术要求低,每月1500至2500元不等的收入相对而言已经相当可观;只要供应方有利可图,只要人们有所需求,这个市场依旧会存在,三轮车载客的整改或是取缔必将会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武鸣的三轮还能前行多远?

       今年3月,武鸣撤县设区,被设立为南宁市武鸣区,南宁市也致力于将武鸣打造为南宁市的副中心城市,进一步推动武鸣的经济发展。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这里的流动人口将进一步增长,对当地的客运能力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现在的武鸣似乎还没有作好改变的准备,三轮车载客这一经济便捷的方式仍然是人们出行的主要选择,支撑着武鸣现在的城市交通。但是随着城市的进一步发展,建立与完善更有秩序与效率的公交体系将愈发迫切。

       即使不合法,存在即是合理,三轮载客在现在的武鸣依然有其存在的理由。某种程度上,是三轮正在拉载着今天的武鸣前行。未来,如果武鸣公交线网的覆盖率得到进一步提高,人们或许就会选择更为安全舒适的公交车;如果社会保障体系得到进一步完善,就业机会增多,三轮师傅们或许就会选择更为轻松合适的职业;到那时,三轮载客行业或许就会渐渐在这里消失。

       三轮车上的武鸣,绝不是一个特例,它是广西乃至全国大多数三四线城镇的缩影;武鸣的三轮车,也绝不是中国城镇化道路上唯一的行路者,成都温江的“蹦蹦”,广州增 城的“摩的”,这些都是社会转型、经济转轨阶段的同行者。三轮车,可能是乡村的未来,是武鸣的现在,却也曾是城市的过去。

       离开的那天,一行人仍然选择乘坐三轮前往武鸣客运站。坐在车上,回首望去,路侧的房屋匀速向我们远去,车后恰有一辆三轮在穿行奔波。车上的师傅两臂戴着防晒袖套,烈日下略显疲惫。一个转弯后,这辆三轮拐向另一个路口,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唯留下三轮车的引擎声在耳边隐隐作响。

                                                                                                                      南方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