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都”剪影

7/31/2015 浏览量:157

       上海,自有“魔都”之称。探寻“魔都”一词的来源,大概要追溯到上世纪初叶。“魔都”的魔性是什么?也许有人会告诉你,是上世纪租界和县城相互冲突而又相互兼容的神奇存在,是上海错综迷离的世相。然而,如今“魔都”的魔性,或许可以演变为白天与黑夜、市区与郊区、发达与落后的冲突与兼容,错综与迷离。

一、静夜思

       动车停靠在上海虹桥站已是深夜10:30。一出动车,热浪扑面,仿佛这里汹涌攒动的人潮。去往住宿地的汽车一路前行,两旁的灯火景色快速后退,变成鲜艳而模糊的一群光线,充满了蒙太奇的观感。许是适应了气温,竟有清凉的风从车窗挤进来,展现给我们一个凉凉的“魔都”之夜。

       徐汇区。这样的上海一隅,不似人们口中的疯魔,倒有一种别样的清净和小资。马路两边的路灯洒下的金色光芒,映衬着空气里浮动翻滚的微尘,显得孤单而落寞。高大的法国梧桐,伸展开浓密的枝叶,像是一只只大手,托起那片金光,投射给地面一片斑驳。路上车辆几近全无,街边只有我们,用一种缓慢而凌乱的步调,将自己尽情掩埋在这份不可名状的情绪里。一分钟、两分钟,走成了半小时、一小时,尽管我曾多次幻想这座传说中的“魔都”会有怎样的魔性,但它的夜色还是深深让我沉醉。

                

 

二、商业白昼

       白天的上海,一改夜的宁静深邃,充满了商业气息。

       陆家嘴。上海的金融中心。地铁站人头攒攒,整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都是吵嚷的回声,以及那些快步靠近你又迅速抽离远去的身影。但即使这样,地铁车厢里仍有灵活穿梭在人群夹缝的售楼员,脸上堆着笑,手里拿着宣传单,不停地向你邀约买房,有时嘴里还突然应酬一句“诶,我昨天见过你”。

              

       嘉定区。上海的偏远郊区。但即使交通便利,居民们的生活质量仍不太高。走进一间简陋的普通房子,室内墙壁被雨水晕得微微泛黄。在上海住了6年半的外地人张哥哥热情地请我们就坐。张哥哥于2009年搬进上海,现从事电子元器件分销工作。他和上海众多的年轻上班族一样,每天早上7点起床,就近在地铁进口站买些早点边走边吃,然后摩肩擦踵地赶在9点之前到达单位。谈到“您对上海印象如何”,张哥哥脸上略过一抹苦涩的笑容:“很排外。而且这里的平均工资也就7000多吧,物价房价都很高。压力太大。”

 

三、“橙色预警”下的小微企业

       一直以为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其企业会如雨后春笋,发展迅猛,但当我们在空旷的浦东工业园区,顶着橙色高温预警,穿过一片片濒临倒闭的小微企业,才真正意识到实地走访调查的意义。

       浦东区周浦镇。这里小微企业的经营状况并不似我们想象的那般“牛气冲天”。从走访情况来看,小微企业的生存深陷窘境。2005年前成立的企业很少,2000年成立的公司更是凤毛麟角。也许,这个街口竖着的指示牌上还陈旧地挂着几个工厂名字,下个街口的指示牌就已空空如也。“工厂要么就撤走了,要么就倒闭了。”CMES绘图组督导王国荣告诉我们。

               

       橙色高温预警下的“周浦半日游”,当我们真正用脚步切实丈量了半方疆域后,才发现这里营业着的小微企业数量却不足一百。企业主们说,小微企业更新换代的节奏太快了,根本没法和上海的大企业相提并论,能存活下来就很不错了。

               

       也许,应该拉响橙色预警信号的,不仅仅是高温气候,更是上海部分地区小微企业的前途与未来。

 

四、“魔都”情缘

       虽然在这里,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和中国小微企业调查进展缓慢,很多人不理解调查的意义,但还是有那么人支持我们的工作。

       嘉定街边小卖部的大叔,开好了空调迎我们到屋里纳凉;热情的青旅老板,给我们讲人生道理;兢兢业业的保安大哥,接到上级通知后立刻为我们引路;2011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山东组访员常雪凌,在陆家嘴为我们接风;2013年报道小分队文字记者董易,陪我们过生;参加过中心调查的同学梁天祥,在徐家汇热情相约。更为巧合的是,我们走访时遇到了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研究员罗建东的前同事,作为受访户,他热情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日升月落,魔都的昼夜有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街区,每天都在上演不一样的故事。陆家嘴夜晚的霓虹,周浦镇白日的落败;老公寓咯吱咯吱的阁楼,思南公馆新式的楼房;清晨地铁站啃食着小笼包的打工仔,午后法租界喝着咖啡的上班族;烈日下仍健步如飞的老人,汗水中尽职尽责的企业保安……我们看到的只是“魔都”神秘面纱下的沧海一粟,但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米粟,才勾勒出整个“魔都”最鲜明的轮廓。

       至此,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

                                                                                                                       东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