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调查之路:如果一切都不以情怀为名

7/21/2015 浏览量:44

       7月13日20:20,高铁G310在历经12个小时后准时驶入北京,下车前看到的最后一条热门微博话题是‘北京有多热’,于是这个城市迎接访员们的第一份礼物是扑面而来的40℃高温。这是夏日入伏的第一天,也是CHFS北京2组、绘图30组以及北方报道小分队到达北京的第一天。

 

“物价高,经费不足就省呗”

 

       物价高是在北京每一个组都必须面对的问题,在二环内东城区访问的同学们遇到第一个头痛的问题就是房价。督导董冬慧为此想破了脑袋:“住的近能够节省交通时间多访问几户,但是酒店实在是太贵了。”好不容易找到了酒店——两个人挤一间大床房,没有窗户,但是没有办法。但好景不长,到达北京的第二天,之前好不容易找好的饭店因为客人增多而临时加价,听到这个消息,督导第一反应就是:“天呢,预算超了!”董冬慧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三个房间超预算60,一个礼拜就420,机动费1000只够住两个礼拜了。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一商量咬牙还是住了,“周围的更贵,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只能在餐费上省一些,也没有别的办法。”

       北京不仅有寸土寸金的土地,还有高昂的人工费用——餐费上的开销量并不比住宿上好多少。令绘图30组小组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点餐前,督导彭倩郑重的向组员说道:“今天咱们只点3个菜”。一位组员回想起这句话的时候,依旧颇有感触,“督导当时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眼睛就湿了,一下子觉得很委屈。”但当时督导还是狠下心来点了三个菜。只是到后来的时候,督导才讲出自己的顾虑:“后面绘图是在朝阳区,相比于通州物价更高,前面省一些后面才可能不会那么艰苦。”

        而面对高昂的食宿费用,CMES绘图17组的访员们找到了一个好办法——短租房。然而短租一套靠近目标社区、适合7个人的房子又谈何容易。经过各家租房、旅行网站上的认真比较和为时两天的实地看房,他们才终于找到了既能不超预算住宿条件又能稍好些的房子。小厨娘陈欣怡负责烧菜,几个同学一起帮忙,大家自给自足,清扫屋子买米买菜都自己来。短租房里的生活成本低、质量高,虽然日子过得节俭,但7个人还是住出了家的感觉。

 

“天气是不可抗力,但工作不能停”

 

        北京绘图30组的第一站是通州,这个地处北京、河北、天津交接地带的地区在7月因正式成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这个“新身份”而广受热议,南方周末发表了《当‘北京’搬离北京》的文章。然而对于组员来说,40℃的高温却并不像它的地理位置一样偏离,而是同北京市中心一样真实的存在着。这个小组4个组员的任务量是通州区及朝阳区的6个社区,平均一个社区的绘图工作量大概是60多个单元,这个小组在进入北京头两天的工作量就达到了2天完成一个社区,“连老师都说我们的行动很高效”,督导彭倩骄傲地说道。然而这样的高效却来之不易,这个小组每天准时7点钟起床准备,到达目的地大约是8点半。对绘图员们来说,工作需要不断地行走,消耗大量能量。40℃的高温下,往往工作不到2个小时就已经全身湿透了。组员万子仰说:“爬上爬下,走的都是重复的路,但是没有办法,只能尽量早些起、尽快干以错过中午最热的时间。”

       中午的高温天气对CHFS北京访问2组同样是一大挑战,肯德基是小组的集散地。由于访问区周边比较荒凉,组员裴乃千和队友一连几天都在这里吃午餐——“吃的我都快吐了,但只有这儿有空调啊!”较远小区的访问同学中午完成访问吃完午餐也会赶到这里,只为能吹一会儿凉爽的空调。匆匆谈论一下遇到的情况,便迅速被早已到来的困倦侵袭,不到2分钟,几个人便能趴在桌子上睡着。对他们来讲,中午能在肯德基里趴着睡一会儿已经是很值得开心的事儿了。

       当然,不止是高温,暴雨的随时降临也让每一位队员防不胜防。为拍出北京城的夜景,报道小分队不知不觉走到了北京零点后的大街上,天桥看下去的光影斑驳,夜景拍摄中的小分队有万丈豪情于心…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断了一切,长安街上瞬间逆流成河。由于持续的高温天气让人难以料想到这种情况,组内只有一半的人带了伞,瞬时的大雨将4位队员冲刷成了落汤鸡。当队员们冒着大雨狼狈的赶回宾馆时,一场急雨刚好结束,然而督导喻喆却因此生病,发起了高烧。第二天深夜,在同行队员都以为督导已经入睡的时候,由她负责的小视频却令人毫无防备的出现在微博里——就算是带病,每天的工作依然绕着齿轮正常运转。

 

“能完成工作,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出发之前前,在CHFS绘图组万子仰的想象当中,绘图组是应该不会遇到被拒访的经历的,于是当面对突然而来的质问时让这个大二男生一下子“懵”了。在绘图的第二个社区水仙苑进行访问时,已经与居委会联系好的两个队员拿着钥匙准备进入社区。第一次开社区门,两位同学笨手笨脚,小区的一位老奶奶不明情况,大声冲他们嚷着:“你们两个哪儿来的啊,干嘛开我们小区门!”回想起来,万子仰只觉得有意思:“我一下子就不知道该答什么了,主要是没想到这种情况。”然而,在两位同学礼貌地说明了来意并让居委会给老奶奶解释了之后,老奶奶却笑着说:“我一开始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大学生搞这种活动我还是很喜欢的。”随后这位老奶奶还热心肠地帮两位同学他们开了门,另一位同学也回忆起来:“当时觉得能被别人理解特别感动。”

        在双玉南街道进行访问时,正巧样本户奶奶是我校50年代校友,一见面就十分热情,说了好多遍“我以前就是四川财经学院的。”在访问中,两位老人家有问必答,由于两位老人年纪较大,许多问题都得重复1-2遍,随着黄昏的光线越来越浓,眼看到了吃晚饭的时间。爷爷奶奶不仅没有嫌累,反而一直询问访员是不是累了,老奶奶更是送来水果给大家解渴。访问结束后,样本户坚持不收50块钱误工费。奶奶嘴里一直念着,"奶奶不收这钱,你们这么累,自己买点水果吃吧"。一天的访问结束后,这句话是对访员们远大于工资和晚餐的慰藉,“听到奶奶能这么说,我觉得我们遇见的那些困难都不算事儿。”访员裴乃千颇有感怀的说。

 

        随着列车缓缓的离开北京,但是北京的故事还在继续。接下来,北京CHFS访问2组将转战东单附近的小区进行访问,CHFS绘图30组将在朝阳区继续4个社区的绘图工作,CMES绘图17组及北方报道小分队将转战河北继续自己的工作。

        列车上,一位队员转头对身边的伙伴说:“下一站河北条件应该更艰苦啊。”

        同伴则回过头来笑了笑说:“只要能圆满完成工作,一切就都值得了。”

                                                                                                                                                 北方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