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城市,新方法

7/31/2015 浏览量:57

       上海这座城市,昼与夜的交替鲜明又模糊。八点没到,阳光已经亮的晃眼,繁茂的法国梧桐树上,知了叫的放肆又喧嚣。马路上车流与人流交汇,匆匆忙忙、熙熙攘攘,无论昼夜,这座“老城”的繁华都一如往常。

       九点刚过,路面上就蒸腾起热气,刷了沥青的马路像化掉的巧克力。从凉爽的地铁2号线,到浦东新区暴晒的桑拿天,衣衫上满是汗水的我们,终于在祝桥空港工业园区,找到了正在进行绘图工作的中国小微企业调查(CMES)上海绘图15组。

            

 图1:烈日下的CMES上海绘图15组。

 

       “这天气太热了。”督导荆灵擦着额头上的汗珠,略带歉意地对我们说道,“这种天气让你们跟随我们一起工作,真是不好意思。”全然不顾汗水已经湿透了后背。

       艳阳天下的祝桥空港工业园区,空旷又广袤。虽然平地已经拔起规整的崭新的楼宇,但更多的土地上是看起来略有陈旧的工业园区,以及长满杂草的拆迁之后的空余。跟随着CMES上海绘图15组的步伐,穿梭在园区里,恍然之间就会有新与旧强烈对比带来的冲击。

       “我们到这里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开始可能就是照搬培训时候学会的方法,特别不顺利。后来我们群策群力,根据实际改进了绘图步骤和沟通技巧,就变得顺利多了。”问起绘图工作的开展情况,绘图员周智超向我们这么说道。

             

图2:接受我们采访的绘图15组访员。

 

       困难来自于企业的不甚积极。地处上海这个中国改革的前沿城市,又是未来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中心腹地,入住祝桥空港工业园区的企业,自然成为了各类“鱼目混杂”的调查调研活动的优质目标。“大多数企业最开始都是认真接待并积极配合的,无奈各类调查太多,质量又良莠不齐,有些甚至是借着调查的名头来推销。久而久之,园区内的大多数企业对调查调研都不太待见了。”督导荆灵向我们解释道。

       在最初一个上午的工作中,绘图15组遭到了“毁灭性”的信心打击。跑了十家企业,其中九家直接拒绝,还有一家勉强答应,但提出需要更换时间。“当时一看我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又说是调研访问,人家直接拒绝了,没有片刻的犹豫,也不给我们解释的时间。”即使已经过去十几天,督导王国荣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言语中仍然有一缕苦涩。

             

图3:绘图15组督导王国荣在住地接受我们的采访。

 

       接下来的接洽,也进行的很不顺利,甚至有部分企业的保安直接拦下了绘图员,不由分说:工作进入了一个困境。“那时候,我们每个人压力都前所未有的大——因为这种情况是以前不曾出现的”,王国荣停顿了一下,“这条路走不下去,所以换条路走,只能摸石头过河了”。

       企业不喜欢统一制服,那就便服出行;企业不待见调查调研,那就以学生社会实践的名义开展;企业保安刻意为难,那就联系工业园区管委会,让他们帮助打开第一道“关卡”……打破既定程序,创新绘图流程,贴合空港实际,一切都是为了绘图工作的顺利进行。

             

图4:在现实的逼迫下,绘图15组“摸着石头过河”,开辟了属于自己的绘图新方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策略的改变得到了惊喜的反馈,拒访现象明显减少,甚至有几家企业十分配合,给予了我们大量详实的企业信息。“大概调整了三四天,对症下药,之后绘图工作开展起来就顺利了很多。大概是因为我们接地气了吧。”绘图员周智超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路子对了,再接再厉,一定能换来顺风顺水。不到二十天,CMES上海绘图15组就已经完成了最低目标——当然,组内人人都是“拼命三郎”,酷暑亦或高楼,他们从没有喊过一声苦。

             

图5:烈日下汗湿衣衫,绘图15组工作起来,个个都是拼命三郎。

 

       “我们从不满足于底线,我们想往顶峰冲刺。”绘图15组这样向我们说道。在上海这座繁华的都市里,在汗水与泪水交织的这个盛夏里,他们留下的,不仅仅是一份又一份细致又宝贵的数据和图例。

                                                                                                         东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