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秦淮河畔,速写南京

8/7/2015 浏览量:175

       南京,一座古城,半抹山水,千载时光交错,半是湖光山色的潋滟,半是人杰地灵的恢弘。灵秀土地与厚重历史,在这里完美交融。无论是夫子庙的楼宇重重,亦或是栖霞山的枫叶飘飘,都带有一股浓郁又独特的“南京味道”。

       如果说长江的入海口——上海,是一派歌舞繁华、灯红酒绿,溯江而上,南京却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历史的积淀在这里与时空汇聚,与山水浓缩,与人文映衬,混夹着北方的雄壮苍凉和南方的精致清秀,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南京气魄。

       这种混合和复杂,内化为南京的精气神,渗入南京城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方角落,也同样反映在CHFSer与南京邂逅的日子里。

              

图1:南京一景。

 

CHFSer:金陵夏花如锦簇,石城俊杰立潮头

       夕阳西下,整座南京城终于逐渐从密不透风的燥热中挣脱。街边的路灯依次点亮,路上的行人归家的步履匆匆。跟随着两名访员,我们向旧王府路进发。

       “时间约在七点,现在已经六点半了,得抓紧,千万不能迟到。”身穿蓝色工作服、佩戴访问工作证,文静秀气的女生走在最前面,不时催促我们加快脚步。

              

图2:七点的南京,天色还没有暗下去。穿行在街头巷尾,CHFSer的步伐总是急迫又匆忙。

       这是他们在这个抽样社区的最后一户待访对象,也是拒访之后重新抽样得到的新户。“这是一个新访户——起初她也不接受我们的访问,之后我们借助社区的力量,居委会主任亲自给她打电话,解释、担保,这才答应下来。”男生沉稳又细致,不等我们发问,就把来龙去脉一一告诉我们。

       敲门、换鞋、入户,时间不快不慢,刚好七点。受访户刚刚吃完晚饭,急忙收拾碗筷、擦拭干净桌椅,围着饭桌坐下,接受我们的访问。

       主要访问对象是这家的女主人,三十五岁,有点儿胖,条理清晰、语速稍快。虽然先前拒绝了我们的访问,但重新接受之后,却显得客气又热情:不仅认真思考回答每一道问题,而且主动与访员讨论模糊存疑的地方,这让原本悬着一颗心担心拒访的小伙伴,彻底放心下来。

              

图3:CHFSer和受访户,就着餐桌就开始了访问。

       一问一答,衔接流畅,气氛也轻松又自然。将近四百道题,不到一个小时就处理得干干净净。女主人乐呵呵的在《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收下误工费,抱起还不满三岁的小女儿,和访员一起合影。听说家庭金融调查两年之后还会来做回访,她说道:“起初不是不接受你们的采访,是担心你们名不副实。一旦不担心了,就完全放开戒备心了。期待你们两年后的回访。”

              

图4:和访员合影的热情访户,这一刻,信任在彼此间汇聚、流淌。

        从访户家中离开,已经八点过了,整个城市一派灯火通明。访员们还沉溺在成功访问的兴奋中——这一户的完成意味着整个样本社区访问的胜利结束。开始斩钉截铁的冷漠,最终温和热情的配合,这一户人家态度一百八十度的翻转,不仅恰到好处地展现了访问冷暖,恍惚间还映射出这座城市的多面和复杂。

       在车水马龙间,两位访员踏上了返回住地的路途,他们的身影闪闪烁烁,与南京这座城的繁华交相辉映,恍然之间,就是这个夏天最美丽的点点星辰。

东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