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岸故事北岸画——当家金与小微擦肩而过

8/7/2015 浏览量:166

       映衬着山城七月炎热懒散的阳光,重庆的长江没有了水浪相击的澎湃,他更像是一位醉酒的老汉,迈着悠悠步子在朝天门迎接新的生命。高楼与青山相容,在夜晚望去江边更是看不到底的灯红酒绿。

       你知道这流光溢彩的背后是万千忙碌的生命,你也知道这日新月异的背后是平淡的日复一日,这些固定而熟套的模式仿佛已经将每个城市定型,而那底层的急喘与叹息则更是人人皆知的心酸。当谈起这一切的时候,人们又仿佛只剩下云淡风轻。 

 

满目苍翠中粉红色的守望

       一大清早我们就等候在了芭蕉沟站,这个站台隐藏在大山之中,它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村里人入城最方便近似唯一的交通工具,我们与当地的司机师傅定位许久才到达这里。半山腰的房屋,狭窄的车道,还有那与青山自幼熟识相互守望的人们,在他们面前我们仿佛是一群入侵者。当访员们依次从公交车上下来,我们这些身着蓝T恤的学生更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访问过程的困难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当我们拿着13年绘制的地图在街道上徘徊寻找时,这困难远比我们想象中大得多。两年的变化让我们已经无法确认走访用户的地址,而居住在这里的住户又大多是租房客,我们就更加不能确定是否还可以找到当年的人。经过一番打听询问,我们找到了张婆婆。62岁的婆婆对13年的访问情况已经不甚记得,而牙痛的她当天也无法与我们进行访问,只能另约时间再次拜访。而短暂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每月250元的房租还需要丈夫打工来交付,这粉红色的小楼里只有一间拥挤破旧的屋子来寄托生活的一切。没有低保,没有补贴,也没有像当地居民在土地拆迁时可以拿到一千多的补贴,在牙痛时甚至舍不得去医院只能在附近诊所拿两粒消炎药来缓解疼痛,老两口在这里度过晨曦与朝晖。从这粉红色的房子中望去,那些高楼仅在咫尺,而眼前的大山却如屏障一般将它隔绝开来,而这仅隔几站地的生活仿佛差了一个世纪那么远。这栋粉红色的小楼望着前方,如同卑微空气中开出的一朵花,在这满目苍翠中延续着一户户的生命。

 

夹缝中的生存:深藏功与名

       随后我们到了南岸跟随小微队伍再次进入乡村。来重庆的路上有层层的梯田,黄绿交接,在晨光下更显出种豆南山的惬意,我以为,这就是人们心中曾生活过的乡村。而经过这两天的调研,我们才意识到乡村作为一个基本单元,它对人类生存条件的负荷能力却并没有达到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489元的水平。而重庆有众多的小微企业也是扎根了乡村,上下起伏的道路在尘土飞扬中引向了高处,占据中国经济发展达30%的小微企业在这山腰中显示了它的艰难。

       带领我们的访员在这里已经走访了19天,访员说起初他们来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把他们当成骗子,后来村民们逐渐改观,甚至会和他们主动聊起天来。而这些改变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没有骗子会像他们一样能坚持这么久,这么有耐心与毅力。当我们来到一家机械厂,访员告诉我们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来了,希望这次老板不会拒绝他们。在门口的姐姐虽然劝我们不要再来了,但还是很好心的将我们放了进去。但是这坚持并没有换来期待,老板还是将我们拒绝。一个上午顶着烈日走访了三四家,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希望的答复。访员似乎对于拒绝已经习以为常,但他们仍是每天坚持到这里。聊起这些老板们,他们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苦衷。经济效益得不到保障,有的甚至处在亏损状态,而由于一系列的程序等等对于申请银行贷款融资也变得艰难异常,能拿到申请款额的15%已是实属不易,而这些款项中有一部分又会用于那些传统的“人情消费”,所以有很少的企业选择去申请银行贷款。而一些民间借贷则又存在着利率较高的问题,在自身债款没有追回,经济效益不甚理想的情况下还要面临着追债的风险,小微企业的发展着实艰难。

               

       下午我们则访问了一名提前预约好的老板,而这位老板也是之前拒绝了我们两次。从国企职工到私人老板,唐先生用15万的资金进行创业,有了一家自主品牌的装修公司,80平方的门面自2010年以来已经进行过三次装修。日均流动资金达10000元的公司也逐步适应着这个大数据时代电子商务迅猛发展的大趋势,在淘宝上的利润可达5万每年,税前总利润可达十万每年,发展势头更是不错。小微企业没有像国企央企那般雄厚的实力,却在吸纳就业人口,巩固经济发展上有有着突出作用,而政府、银行也应该出台相关政策放宽小微企业发展的限制,毕竟小微企业在夹缝中求生存,斗争中求发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中国小微企业调查两支队伍在长江的北岸与南岸各自探索,辛劳。两边的村落与街道在余晖中告别沧桑疲惫的今天,今日的委屈愿在明日得以忘怀,明日的幸运也愿在今日有所暗示。

中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