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庆:热、火锅和夜啤酒

7/13/2015 浏览量:46

       一路向北的旅程里,重庆不算第一站,亦不与北国扯上半分关系。所以在重庆的这个晚上只能称作临行前的短暂歇脚。

       偶遇重庆的夏夜,热闹、轻快却不温柔。

       抵达北站时大约五点半,炙烤的温度与成都的午后两点相比犹过之。巨大的热浪包裹热气球般的闷热足够让一位窈窕淑女分分钟破功,现代科技下的防水防晒霜远不及热浪来袭时的汗腺发达。这并不算一天中天气最热的时间,顶在头顶上的太阳却依旧惹人生气;山城的树木没有带来阴凉,在阳光与闷热中耷拉着脑袋;空气因为温度不同折射出了不同的线条,高中老师管它叫做密度变化引起光线折射率的变化,此刻却只能闻到浓浓的沥青味儿。

       一眼看去,从车站出来的旅客很自然的被分成两拨,蹬着高跟鞋穿着热裤的重庆妹子能迅速挤上前往轻轨站的公交665;不明情况的游客对重庆味儿口音的工作人员并无好感,张牙舞爪地扯着嗓门询问着出口路线,像捧着鲜花却碰不到偶像的粉丝一样皱着眉头。

      在重庆路上行走,一抬头看到天空竟是一丝云也没有挂着。倏的想到在成都,遇到晴天就像过节一样新鲜,朋友圈儿里晒蓝天的朋友一下子都变成了摄像师,如同体彩中心大发福利一样热闹。而此刻,路上行色匆匆的行人举着遮阳伞脚步轻快地钻入一排排摩登高楼中,空调是高温唯一的救赎。心下想着,大概是在重庆这样的晴天太多,人们反倒期盼着能遇上厚厚的云层煞煞烈日的威风。

      重庆的夏夜来的太晚,大约晚上8点,天空才依稀泛出了黄昏的颜色,空气中的能量分子却并不悄散,轻摇滚一般的躁动着。对每一个初遇山城的游客来讲,重庆的夏天霸道而不矜持,高温始终是这个城市的主旋律,撕扯着嗓音的乐队吉他手多用一分力也能将这个城市点燃。

       火锅依旧带着引发疯狂的因子,即使在成都已呆许久的一行人,面对重庆的火锅也依旧无法掩饰内心的冲动。重庆火锅辣而够味儿,深火红色的锅底翻腾着热气,冒着一串串带着辣椒油香味儿的气泡,与成都相比,辣和麻都要更甚一分。外地人吃火锅总离不开比比谁吃辣的功力更强,由此开去便能讲到家乡吃什么,怎么吃。在中国,关于“吃”的话题永远不会过时,一群人热热闹闹天南海北说一圈儿,从东北的小鸡炖蘑菇到粤菜中千奇百怪的搭配方法都是新鲜的谈资。一顿饭的功夫,一群人便能熟络起来。

       相对于白日,夏夜的重庆火锅是凉爽的。冷风开到17度,来几瓶略高于零度的冰啤酒,即使辣的满头大汗也依旧觉得够爽快,够酣畅。火锅店里的人形形色色,既有光着膀子趿拉着拖鞋的三五弟兄,也有穿着精致干练的白领美女们小聚一番。夜啤酒没有给这个城市带来微醺的醉意,反而愈加清晰地能看到更多的人酣畅淋漓不顾风度的大声谈笑。奇怪的是在这样的夜里,此番场景却不惹得人讨厌,坦率真诚的可爱。

       时间过短,尚未见到夜色山城与错落有致的斑驳光点,来不及吹吹江边小风,甚至未见到市中心商业圈一栋栋摩登大厦里巨脉喷张的欲望与繁华。但我却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城市热情而真实的拥抱着每一个不速之客,带着最原始的质朴和真诚。炙热是原本它的样子,它从不避讳而隐涩任何一点缺陷或美好。当你真实地呼吸和感受着这个城市的时候,它原本的样子就如同直射的阳光,无云的晴空,热辣的火锅一样,赤裸裸地站在你的面前,不加任何的修饰雕浮,艳抹浓妆。

       此行北上,于重庆,我甚至算不上浅尝辄止的游客,只能算作过路者一样的匆匆一瞥。然而这座城市却真实而洒脱的拥抱着我,风到此处,热烈而沉默。

2015年7月13日

重庆到北京

                        北方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