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典型“中国大妈”

8/9/2015 浏览量:46

       “中国大妈”这个名词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它和它背后所代表的一个群体屡屡出现在各类报道中:那些成天跳广场舞并且以噪音扰民,以至于引起无数纷争的是“中国大妈”;到国际黄金市场抄底,引起金价剧烈波动最终被套的是“中国大妈”;去国外旅游不讲文明高声喧哗的还是“中国大妈”。另一方面,热衷于居委会琐事,东家西家,长短皆知的是“中国大妈”;在菜市场锱铢必较,为一分钱也要砍价的也是“中国大妈”……吉林长春, CHFS58组恰好来到了一个退休职工老社区。在这里,我们将揭开“中国大妈”之谜。

       58组开工的第一位受访户郭大妈非常热情,从如火如荼的麻将桌上赶回家来接受我们的访问。一见面,郭大妈一头乌黑的发、炯炯有神的双眼和十足的精神气儿都不像已有72岁高龄的人;去年与几个姐妹一起去韩国进行为期7天的旅游、用苹果手机聊微信也“潮”得令人难以置信。在访员打开平板界面,准备开始访问的时候,郭大妈的一句“需要开WiFi吗,这里有路由器”彻底让全组人惊讶的合不拢嘴,“你们别看我是个老太太,”郭大妈笑着对我们说,“我可是啥都懂。”

            

       不过,“啥都懂”的郭大妈也有接受不了的新事物。比如,她从不网购,因为“看不见东西,心里不踏实”;偶尔会电视购物,因为电视购物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可以拒收。虽然拿着退休保险金,却从来不相信和购买商业保险。“担心拿不到回报,白忙活一场。”另一方面,郭大妈每年在购买保健品上花费一万元左右,“我也不全相信这广告里宣传的功效,但是这买一件送几十件,很是划算呐。”在卧室的一侧,堆满了购物纸盒——郭大妈向我们展示了她的购物成果。经过我们的观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质量保障。即便如此。大妈确是乐在其中的。

       这一重接一重的担心不是没缘由的。郭大妈退休工资不高,和老伴儿的加在一起,每个月只有大约4000元,除去基本生活开销,到了月末基本都没有盈余。郭大妈是普通民营企业退休职工。在东北,非公有制经济式微,国企、事业单位以外退休人员工资标准均在最低水平线左右。在刚退休的时候,由于用钱的地方太多,儿女刚工作不久,郭大妈和老伴儿还接受单位返聘了几年的时间。不过,现在郭大妈已经不需要工作了,生活质量也要高于同社区的平均水平。因为儿女都读完了书,工作状况较好,许多额外消费都来自儿女孝顺。所以,大妈虽然可以偶尔“有钱任性”,但还是会有些限制。在回答家庭金融资产的相关问题时,从郭大妈的角度来说,对金融产品的兴趣缺乏主要是由于成本的限制。成本已有所限制的前提下,郭大妈们在金钱上对风险的偏好和对未知的探索远逊色于生活的其他方面。

           

       在访问进行的过程中,访员按要求追问中值,“您能说一个具体的数值嘛?”让人意想不的是到,郭大妈也热心于数据细节,干脆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了房产证、存折。“你看,这里标的是建筑面积,这里是使用面积…”惊叹于郭大妈的快意豪爽,“我很理解你们这些大学生,你们是为了把中国治理好。”郭大妈说道,“所以我相信你们,配合你们,不愿意欺骗你们。希望你们能掌握准确的数据,希望你们能还原中国真正的面貌。”

             

       无论是广场舞、抄底黄金还是外出旅游,中国大妈们都只是一群用不同方式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热爱的一群普通中老年人。或许这爱囿于物质条件难以完全抒发,或许是岁月不允许他们紧紧跟随时代的步伐。无论如何的争议缠身,不可质疑的是,他们一样深爱着自己栖居的大地,脚下的热土亦饱含着他们的期望。

北方报道小分队  刘偲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