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甘犁: 让中国了解自己 让世界认识中国

7/9/2015 浏览量:167

        2009年夏天,我召集了一批西南财经大学的年轻学者,探讨建设一个全国性的家庭数据库的可能性。当时的初衷很简单,中国经济三十年发展已经开始要求经济政策的制定必须考虑到个体的差异,简单的一刀切似的改革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一个多元化的社会,这种改变向学术界提出了一个重大的挑战,需要家庭及企业的个体基础数据库。但是,有全国代表性家庭层面的数据库当时在中国是一个空白。结合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科的特点,我们提出了建设中国家庭金融数据库,得到了学校的大力支持,也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从此开始了中国家庭金融调查这个庞大的项目。

       在中国,有关家庭金融的研究才刚刚起步,现实迫切要求我们认识中国家庭的经济金融行为规律。例如,住房是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政府的房产调控政策多年来一直效果不明显。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老百姓的住房需求了解不够细致。什么样的中国家庭因为自住、投资、子女、改善居住条件而购房?什么样的中国家庭拥有多套住房?住房的空置率是多少?这些信息,不仅对政府制定有效的政策有帮助,而且对老百姓买房卖方也有帮助。再例如,中国家庭的高储蓄率是世界的焦点,它与贸易顺差、外汇储备、人民币汇率甚至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危机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政府一直在采取刺激国内居民消费需求的措施,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那么,什么因素决定了中国家庭的高储蓄率,是社会保障的缺失还是财富分配的不均,何种政策才能促进内需等等。对所有这些问题的回答都需要个体的家庭数据。

        我们的政策制定需要数据,不能再是拍脑袋的决策;我们的学术研究需要数据,不能再是想当然所以然。我们过去的许多数据都很宏观,很少有这样深入老百姓家庭的数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意义在于真实,在于深入,想听的就是老百姓的声音,想了解的就是老百姓的生活,想知道的就是老百姓的感受,以便更好的为制定政策服务,为学术界服务,为老百姓服务。

       2011年,我们在全国25个省,80个县,完成了8438户访问,获得了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数据。事实证明,我们的工作填补了国情的空白,对一些已有的关键信息也起到了一个印证作用。其意义已经超越了学术界,产生了广泛和积极的社会效益。与此同时,我们发布的数据和研究成果受到来自社会各方的强烈关注,其中不乏有惊讶,更有不解。这些反应让我们不禁感叹,国人对中国社会的现状缺乏完整的了解,我们亟需建立自己的完整的微观数据库。

       让中国了解自己,我们就决不能止步于此。2013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将在2011年调查的基础上,将样本量扩大至26000户,并联袂搜狐,透明我们的调查全过程。我们希望通过公开科学的调查,让中国了解自己,让世界认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