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夏花儿朵朵开

8/13/2015 浏览量:176

       遥远的距离,漫长的旅途,我们望着火车窗边飞驰的山水,发呆、沉思、回忆、感动。

               

       在嘴角飞扬的刹那,在暖流流淌心口的转角,在裙边被吹起的瞬间,我们看到了,在这个盛夏,有这样一群抓着青春衣角的他们,奔走在大江南北,如花儿般一簇接一朵地盛放着,开的无比鲜艳璀璨。

       离开熟悉的校园,踏上征程,拖着厚重行李箱的我们要开始人生中许多的第一次——走进一座陌生的城市,拐过一个陌生的街角,敲开一扇陌生的房门。

       一次次的拒访,一次次的质疑,在紧闭的大门前踌躇无措,在怀疑的口吻中坐立不安。初次调查,挫折重重,要与陌生人拉近距离,还要同时卸下自己外表的伪装。

       在路上,我们的视线里,出现了太多丰富特别的人物,慈祥亲切的独居老人、热情好客的司机叔叔、积极肯干的养猪大哥、贫穷拮据的补鞋师傅……调查过程中,我们倾听了他们的故事,了解了他们的生活。

              

       其实,我们会发现,不管他们在社会、在生活中饰演着怎样的角色,他们的问题答案也可以那么接近。年龄相对大一点的访户对于电脑单反、炒股基金这些较流行的现代产品的安全感较低,关注度也不高,把一辈子辛苦攒下来的钱存在银行里,储蓄卡自己握着,在他们心里才是最稳妥的;相反,会有一些较年轻的大哥大姐们,愿意尝试这些新事物,在回答问题时也呵呵笑着赶时髦。

       父慈子孝,中国人传统的理念在问题的回答中淋漓地展现出来。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可爱的奶奶,在问到她的职业时,她牵着儿子的手,自豪地告诉我们她当了一辈子的家庭主妇。

       当然调查的过程,比我们原本想象的更为艰难。“最可怕的拒绝是对方通情达理地对你说‘抱歉’。”一位访员笑着说道。

       一次次的拒访,一次次的质疑,在紧闭的大门前踌躇无措,在怀疑的口吻中坐立不安。初次调查,挫折重重,要与陌生人拉近距离,还要同时卸下自己外表的伪装。

       夜幕将至,疲惫的我们倚在床头,是否扪心自问过那个人们最爱问的问题——“调查是为了什么”。

       联系访户、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寻找,询问访户、在对方不耐烦时笑脸相迎。很难想象,那个曾宅在寝室每天电脑手机的男孩会是这里耐心和村长解释调查任务的少年;很难相信,那个曾爱干净娇气可爱的乖乖女会是如今在泥坑里帮忙推车的女孩。在恶劣的环境中锻炼自己,在复杂的社会中激励自己,帮助同伴,坚强乐观,我们明白,这些都是最珍贵的财富。

                

       二十多天,在历经了途中的各种意外惊喜后,也许,曾经的我们还只是象牙塔里温室的花朵,但是如今,徒步街头,我们也可以独挡一面。

       也许我们还只是大学生,也许我们还不懂太多的人情世故,但我们有热情,并愿意尽自己的一份力去帮助社会。

       又一轮调查开始,转眼调查就会结束,而我们如果没有一点收获,只是着眼每日的疲惫与奔波,那么这个夏天又有什么意义?我更愿意相信,在最后结束的时候,小伙伴们挥手离别的那一刻,没有悲伤和遗憾,我们心里洋溢的,更多,一定是对自己满满的骄傲。

西部报道小分队赖盈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