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内蒙故事

8/13/2015 浏览量:46

        第一天开始工作就遭遇雷鸣暴雨,对于身在内蒙古商都县的家庭访问68组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那是急雨,之前还是晴空万里,一下子雨势真的很大。伞都挡不住,我们全淋湿了”,组员李梓瑄告诉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受访户的家就在河对面,但河水太急我们根本过不去”。

       访问68组的第一站是距县城较远的董家村,村里没有公路,只有那种走多了而自然形成的土路,一下雨地上便全是泥。王宇琦和王上还要在这样的泥地里走上半个多小时去访户家里。由于天色较暗,走在前面的王上几次险些摔倒。他把载有问卷的平板电脑紧紧护在胸前,并告诉我们:“这个比较重要,可不能摔坏了”。

       相比起来,摆在孙玉洁和王宇面前的另一件事可能更为困难。她们的访户是一名姓王的大叔,大叔出门放羊了,只有大婶在家。但无论如何,大婶都不肯接受访问,并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懂。孙玉洁和王宇不打算放弃,她们准备上山去找放羊的大叔,这一找就是一个下午。她们一路询问,从村南头山上绕到村北边山上,在找了五群羊后终于发现了她们要的那群。然而这位大叔却说他急着回去有事,于是濒临崩溃的孙王二人只能选择在回去路上边走边问完她们的问题。

                

       这样一波三折的故事还有很多,但令组员们印象最深的,却并不是这些辛苦和奔波。

       对此,孙玉洁谈到了她在另一个镇的一名访户。那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据说口齿不太灵敏,听力也退化不少。纵然孙玉洁是队里最精通方言的一个,开始也不禁有点担心。“但到了之后完全傻了,一进门说明来意后大娘就一直让我们救救她”,孙玉洁说道,“大娘一生下来母亲就死了,后来被父亲继母赶出门。结婚后一直被丈夫家暴,现在全身浮肿下不了地。家里还有一个痴傻的儿子,丈夫身体也不好,但一家三口从没去看过病,都是自己找点药随便吃吃”。

       李梓瑄给我们描述了她久久不能释怀的一幕。来到一家受访户时夫妻两人正在吃莜面,匆忙收拾间大娘打翻了碗,她蹲下身子,用手把洒在地下的面捡回了碗里。“后来在访问中了解到,他们田地有限,并且天不下雨就没有灌溉的水,粮食只能打下多少吃多少,根本浪费不起一碗莜面”。李梓瑄轻声说道,说完便是长久的沉默。

       组员苗苗还提到了农村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多数不愿意收误工费。由于访问题数较多,耗时较长,每位受访户完成访问后都会领到五十元的误工费。但农村的大爷大娘们几乎都不愿拿这份他们应得的钱。

               

       我们最后跟访的一位大叔应该是最特别的一位。几乎访员每问完一个问题,他就会反问道:“你们问这个有什么用呢?”这位大叔前年也接受过我们的调查访问,但他的答案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同。没房没车,没儿没女,不懂得任何金融知识,没有接触过任何理财产品,不了解环境保护是什么,对未来,似乎也没有任何想象。

西部报道小分队田齐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