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城乡视角下的家庭理财观

8/13/2015 浏览量:188

       截至发稿,中部报道小分队已跟随重庆、武汉、孝感、南昌、衡阳各地的访员队伍,接触到几十户鲜活的家庭样本。高新区与贫困县、大城市与小山村、工业园与农耕场……不同的地理区域催生出巨大的经济色差,而这种经济色差,又塑造出迥然有别的家庭理财思路和财富配置观念。

        曾有读者对我们说:“你们的书生气太重了,中国各阶层的理财意识刚刚被唤醒,特别是社会底层人民,你和他们讨论理财问题,无异于‘鸡同鸭讲’。”我承认,在这十几天的跟访过程中,有的农村老人连“经济”是个啥意思都不知道,有的城市年轻人即使被问到最简单的利率计算题也回答不上来,有些股民的经济知识捉襟见肘,却不惜压上几十万重仓一支股票……大多数受访户谈及“家庭金融”话题时的反应都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大部分中国家庭的理财观念还处于蹒跚起步的阶段。

              

       然而,“蹒跚起步”并不意味着“整齐划一”,不同的家庭处于不同的财富阶段,知识结构也不尽相同,他们在财富配置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存在着各自鲜明的特征,而这恰恰是最有意思的部分。本文将选取“农村”和“城市”两个视角,结合实地走访经历和中心发布的数据,做出自己的分析。

 

       一、农村视角

       众所周知,中国人的储蓄率奇高,在访问之前,我们对典型中国家庭金融状况的想象便是“家中存放的少量现金、银行活期账户的小部分流动资金以及定期账户里的大部分存款”,这样的想象已经描述了一个较为厌恶风险、缺乏理财安排的家庭,因为它在证券、保险等其他金融资产方面的存量接近空白。

       然而,通过对中部地区某些农村以及城乡结合部的走访,我们发现,比上面那个假设更原始的家庭金融模式其实大量存在。这些家庭的成员往往收入微薄,除去日常开支之后,结余甚少。他们习惯把钱留在身边,以供日常花销,或是将少量的闲置资金扔进活期账户,以应对不时之需。“定期存款”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奢侈的概念。

       杨大姐和丈夫住在武汉城郊的一间破旧老房子里,她自己没有工作,丈夫全年给不同的老板打零工,“就是看天吃饭,有的赚就赚,没的赚只能闲在家里。”访员问她:“您家银行卡上有多少活期余额?有多少定期存款?”杨大姐乐了:“银行?我们从来不和银行打交道。银行卡就是用来发工资的,现在物价这么高,工资勉强应付每天的生活费,哪里还有什么结余?”后来,当访员问到电话诈骗等问题时,杨大姐又笑了:“诈骗倒是很多的,但是我们这种穷人家,哪有钱给人骗哟?”

       我们在这一带城乡结合部走访的过程中,遇到许多像杨大姐丈夫那样的“零工族”,有人以开面的为生,有人做家电修理,有人在路边摆摊补鞋,有人在工地上干体力活……他们的月收入在2000元左右,月支出也几乎达到人均1500元,每个人手上的银行卡不会超过2张,境况较好的家庭有2~5万元的活期余额,多数没有定期存款。后来,我们走访了几个农村,情况也大体类似。

       谈及经济、金融,他们大多数人都会摇摇头,说:“不关注。”“您家有股票账户吗?”“听说过,但是我们哪有钱玩这个嘛!也没得兴趣。”而当访员再次追问“您家买过基金、债券或是……”,大多数人都会不耐烦地打断,摆摆手说:“没兴趣,没兴趣,我们村里人搞不懂这些东西。”

       我们采访过一个30多岁的农村受访户,她和丈夫前些年去外省开店,赚了些钱,现在车子和房子都有了,家境还不错。然而,他们家也都把钱放在了活期账户里,没有定期存款,没有买证券或商业保险,没有理财产品。“我们农村里的人,哪里懂这些东西?还是安心做点小本买卖吧。”她坦言自己在投资时愿意“承担一定风险”,然而对于金融投资的风险,却是疏远与抗拒的。

       农村中的许多人,甚至青年人,都认为“金融”是自己难以负担也难以搞懂的一种高级游戏,这样淡薄的理财意识归咎于他们狭窄的视野,几乎为零的金融素养,更本质的,大概还是贫弱的经济实力。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城镇家庭和农村家庭的收入分别为 71546元/年和27606元/年。而城市家庭金融资产平均为 11.20万元,中位数为 1.65万元;农村家庭金融资产平均为 3.10万元,中位数为 3000 元。可见城乡家庭收入悬殊的背后,也是金融资产的严重分布不均。

               

图一:家庭收入分布

 

图二:家庭金融资产

 

       当一个城市家庭的资产因为合理的金融投资而连年稳定增长的时候,另一个农村家庭却还在担心自己的财富积累速度跑不赢一路狂飙的通货膨胀率,两个家庭天差地别的金融观和理财意识无形加剧了当下的“城乡二元”。进一步而言,金融是社会资源配置的纽带,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农村家庭的金融行为极大地影响着农村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当大多数村民选择疏远、抗拒或者逃避“家庭金融”时,这其实意味着他们对于金融手段是不了解、不信任的,这种怀疑不仅限于家庭财富规划,甚至扩大到了农业、工商业生产经营等层面(与调查结果一致),对提高整个农村社会的生产效率、缩小城乡差距都构成了障碍。

 

       二、城市视角

       前段提到了一个假设,即“一个城市家庭的资产因为合理的金融投资而连年稳定增长”,虽然这个假设并非事实,然而确实是相较于农村而言的大概率事件。

       在江西南昌,我们走访了大量城市样本,有机会接触到更多50岁以下、收入可观的受访户。大部分人都听说过股票、基金、债券、保险等金融产品,他们中虽然不乏厌恶风险、偏爱储蓄者,但仍然有相当一部分受访户,愿意将闲余资金配置在股票、基金等金融产品上。

       根据中心数据显示,中国家庭所具有的金融资产中,银行存款比例最高,为 57.75%;现金其次,占 17.93%;股票第三,占 15.45%;基金为 4.09%;银行理财产品占 2.43%。这与我们在走访过程中的直观感受非常一致:大部分受访户除了存钱,最常见的理财手段就是买股票了,而在“基金”“债券”等其他金融产品上配置较少。而且,受去年下半年掀起的这波牛市影响,“股票”的占比估计还会增加。

                

图三:家庭金融资产配置

 

       一位访员去某社区访问,那一带的房子都低矮破旧,唯独一栋楼房耸立其间,显得很高档。她按着楼层找到受访户住址,敲门进去,发现里面住着一位不到30岁的年轻男子。不访不知道,一访吓一跳。“您大概通过炒股获得多少年利润?”这个28岁的年轻男子缓缓伸出五个手指头。“5万?”“不,是投入500万,后来翻了5倍。”他毕业于某中专院校的会计专业,金融知识相当丰富,访问期间眉飞色舞地评论了注册制改革、T+0制度、沪港通开闸、一人一户制度开放等政策对股市的影响,最后还执意拒绝接受访员的50元误工费,说:“我的钱已经赚够了,这点钱你们拿去买点吃的吧!”

       然而,在报道小分队目前遇到的股民中,只有这一位凭借炒股积累了大量财富,其余的大多是小散户。有一位从事行政工作、年收入3万左右的先生,坦言自己没有什么经济知识,属于低风险偏好,家中也只有5万元定期存款,却仍然在今年股市火爆之时开了户,经过前段时间的暴跌和调整,4万元本金缩水到了2万元。这样的受访户不在少数,他们大多在股市里配置了五千元到五万元的资金,最初赚了不少,然而现在也基本跌回到本金以下,极少数割肉离场的还能保住一些盈余。

               

图四:炒股盈亏状况及其中蕴含的“二八法则”

 

       在与受访户面对面交流的过程中,我们真切地感觉到他们身上存在诸多共性:文化程度偏低、经济素养不高、抱怨股市不透明、怀疑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然而,他们还是心甘情愿地参与这场全民狂热的牛市,怀着“赌一把”的心理,幻想得到满意的投机结果。

       从前,对待这个众所周知的现象,我们会感慨“价值投资理念”在中国大地的消亡和沦丧,然而这次,我们更为真切的感受是:我国居民的财富配置方式都太过单一,极度缺乏多样化理财的意识和渠道。在炒股的受访户当中,许多人不了解“基金”“债券”以及其他理财途径,即使有所了解,也坦言“没有更多的钱去买”或者“不懂这些东西、没兴趣”——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股市”才是最有希望“用钱生钱”的投机场所,而金融投资的理念,看起来并没有深入大众。

             

图五:金融市场参与率

 

       我国金融市场不发达,债券及衍生品市场发展滞后,金融产品品种较少,这些原因共同导致大部分家庭的理财结构单一、落后。受访户曾频频将访员认作推销理财产品的骗子,足见他们对于当前的金融产品是多么不信任,而那些产品本身又是多么不值得信任!

       值得一提的是,在走访的过程中,我们欣喜地发现,互联网理财作为一种新型理财方式,已经在民间掀起一股不小的风潮。许多受访户都在余额宝里存放了几千元,虽然最初是因为网购时支付便捷,并未形成“理财”“投资”等明确的目的,但是这实际上意味着互联网理财产品已经以它简便、透明的优势,在民间打开了广阔的渠道,国民沉睡已久的理财意识已经在被“宝宝们”、P2P等互联网理财方式渐然唤醒。随着线上金融产品的创新开发以及内部风控制度的加强,互联网理财能否弥补当前金融体系的缺陷,满足中国家庭更为多样化、小而精的理财需求呢?从受访户们津津乐道的神情里,我们看出来这是大有希望的。

 

       三、结语

       通过这十几天的走访,我们深刻地感受到,制约“行为”的首要因素是“观念”,制约“观念”的首要因素是“环境和视野”。一个在农村呆了一辈子、很少和银行打交道的老伯,对于“理财”甚至“金融”就是完全生疏、抗拒以及逃避的,因为他周围的人也是这样;而一个在落后金融环境呆了很久、除了股票一无所知的城里人,他对于“理财”的看法多半也是骗子圈钱的工具,或是自己难以驾驭的高级游戏,因为他周围的所有人都是这个理念。

       中华民族是一个极富社会性、爱随大流的民族,集体的无意识会直接造就个体的刻板印象,这就进一步抑制了人们去做勇敢的尝试,也阻碍了体制内的创新。完善当前的金融体系,消除这个民族对金融投资理财的抗拒,从而发挥“金融”在高效配置社会资源中的作用,不啻于一场任重道远的文艺复兴。

中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