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京风物——沈阳随笔

8/18/2015 浏览量:42

        盛京是沈阳的旧称,乃是我家乡的一部分。沈阳是东北的中心经济城市,也是以钢铁著称的工业城市…“东北”、“钢铁”这些冰冷生硬的名词背后穿插了我的整个少年时代。更为不幸的是,由于少年时游历远方的机会十分有限,“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这种温婉甜糯的诗句都是我根据浑河上随波翻滚的铁皮小船和相貌甜美却口音莫测的东北大妞想象出来的。其情其景十分不堪,一度令人难以回首。

 

 

       下了火车,踏上沈阳的土地——数年不见,新规划的街道、新修葺的火车站、新开通的地铁…果然是别有一番气象的。“只有离开故乡才能获得故乡,而所有的远行最终都会帮你呈现一个美好的故乡。”在多年前的梦回里,我是带着几乎愤恨的情感离开这个城市的——90年代末,整个东北经历了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下岗危机,大量只会操作工业机器的人们失去了工作。失业的人们靠打扑克消磨自己旺盛的精力,打发无聊的时间。曾经,亚洲最高的烟囱就耸立在这片天空下,在北方疏朗的阳光下喷吐着硫磺色的烟雾。这座城市的人们曾以它为骄傲。后来,人们觉得这更像是一种讽刺。甚至在它被爆破的时候,都没人前去凭吊。

 

 

       十几年之后,东北再一次被全国瞩目,不是再因为它有着诸多的工业第一,也不是因为这里浩瀚的历史。而是,它的经济突然“跌倒”,三个省GDP增速均位列全国后五位,辽宁排在倒数第一。更有媒体列出了《全国重点城市投资前景排名出炉沈阳排名最低》这样刺眼的新闻标题。重工业基地的大规模人员下岗的创伤,非公有制经济的羸弱,让“盛”京不再,“老工业基地”以“英雄尸体”的姿态躺在了大家面前。

       可是我却开始想念的我的家乡,一些被时光遗忘的细节也浮现出来:春季在廊下看一庭花木,闻着堂屋前两株太平花的清香,听着悬落在落挂上的笼中黄鹂鸣唱;夏日里轻轻放下门口苇帘遮阳,听着树上的知了啾啾,或是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秋天在院内摆上几盆姚黄魏紫或柳线垂金,放一把藤椅,沐浴着秋天里的“小阳春”;隆冬,偶尔从屋里眺出去,看着庭中飘飘晒晒的鹅毛大雪,檐下的台阶也被雪覆盖,渐渐浸润着大地上的一切。

 

 

       斯时正是星光寥落,月华秋水,静静的街道不闻人声,而多年前的弦板歌声从夜的最深处飘来回荡于耳际。即使它洗尽铅华呈素姿,英雄迟暮美人老,我却依稀回到了记忆中的那个永久的故乡。

北方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