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湘江——淌雁西归

8/19/2015 浏览量:47

       阳月南飞雁,传闻至此回。

       当我们到达湖南的时候整个行程也走了一半,世界这么大,乡村与城市,院落与高墙,我都不能估算我们同访员们走了多远的路。然而纵使我们的足迹遍布那么多地方,世界又是那么的小,因为我们还能清楚地记得在某一列火车上我们坐了多久,还能清楚地记得在某条街道坐哪一路公交。到达湖南的时候,这座雁城让我率先想到的便是那一句:衡阳雁去无留意。这句词听来或许略有些伤感,但行走了半个多月,确实也有了思归的感觉。

 

 

       因为是夏天,我们并没有看到“北雁南飞,至此歇翅停回”的美景,目之所及是一条条狭窄弯回的巷子。在清晨这里就仿佛是一个菜市场,苍翠的蔬菜,活蹦乱跳的田蛙,游走于其中的是看似悠闲却略有忙碌的居民。这里的房屋也好像是当地人心理的一种映射,与北京四合院的构图相同,只不过由于是楼房,便显得更加的紧致,它们仿佛自成一家。而这里的人们也是如此,警戒心极强,在这狭窄的“棋盘”里,我们一个上午都未能顺利访问,只有一位即将从国企退休的阿姨因为提前预约过才在下午接受访问。

 

 

       长沙的访问情况则好很多。或许人们对湖南的印象更多的是停留在芒果台的欢乐与逗逼,都事实上长沙蔓延着强烈的红色革命气息。大街小巷,你都可以看到诸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标语。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位在长沙打工的哥哥,尽管家人都在常德的一个村子里居住,有着总共3、4亩的耕地与林地,但他还是为了生活的更好离开了家乡。不仅仅是他,之前去过的城市乡村中,村里留守,继续务农的基本是老一辈的,而年轻人纷纷走进了城市。在这么多天的访问中,始终有几个问题引起了我们注意。

      “您家之前的土地承包什么的有没有签订过合同?”“我不大清楚,应该没有吧。”

      “那您家的土地有没有被租用出去,有没有签订过什么合同?”“也没签过。”

      “您知道土地确权么?”“听说过,但是不大清楚”“没听说过哦。”

         在访员解释了土地确权之后

      “您觉得土地确权对农民有没有好处啊?”“好处肯定是有的嘛!”

       在2013年的全国两会上,土地改革就已经确定了方向:将农村土地确权以保障农民权益,而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止地方政府利用土地生财损害农民政策。土地确权,说白了就是将土地归谁所有,归谁使用通过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这项政策对农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可他们竟然对这项政策了解甚少甚至完全不知道,而有的当地政府在2013年政策未执行前就对农民土地进行了征收,以此来规划工业园区的建造。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土地确权的进度,真的能向一号文件中说的在5年内完成农村土地确权登记办证工作么?

       根据相关数据,我国的耕地面积占国土面积13.5%,约20亿亩。而这20亿亩中还有不少的盐碱地等不适宜耕种土地。再加上近年经济发展的需要,不少村委会会通过卖地来增加收入,再不然便是将耕地征收作为产业园区,农民手里可耕种的土地是在有限。关于土地的改革从1950年开始一直是农村改革的重点,家庭农场不像东北的国有农场,其模式得以实现的前提应该是在土地确权工作得到基本完备,而根据现状,土地确权需要深入农民生活,让农民真正理解并且使其顺利开展,任重而道远。

 

 

       离开湖南之后,我们去往贵州的时候也算是踏上了回家的路,所有的疲惫与奔波仿佛在想到这些的时候得到了圆满。就如同这个短暂的暑假,我们把汗水流洒了全国,所有的笑与泪都伴随着记忆中不羁的少年远去了,而我们也会逐渐蜕变成我们所期待的样子。

中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