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上内蒙的北山北

8/20/2015 浏览量:53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坐在去往内蒙的火车上,南山南在蓝色耳机里单曲循环。看着站道两旁的树林缓缓驶往戈壁,抬头,碧天里的云朵轻飘似就在手边。

 

      

       说不激动是不信的,从小生活在绿水环绕的南方,很早便想看看那个地图上跨越了大半个中国的地方。

       蓝天蓝,绿草绿。初到内蒙古的乌兰察布市,清澈的天空和各式的云彩便令我们惊叹,宽阔茂盛的玉米地,璀璨盎然的葵花田,远方有精致可爱的农家小院,我们走在笔直的泥黄小路上,愉快惬意。

 

 

       走近城区,景色截然不同,漫天的黄沙,行驶的汽车,我们戴着口罩,在尘土飞扬的世界里,匆匆和内蒙访员会合。

       由于这里的样本大多是在偏僻较远的村落,所以我们和访员必须要乘坐汽车才能到达。往乡村的深处前进,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风景变得有趣——平坦宽阔的草地上,偶尔有几棵小树零星立在一角,戴着花色头巾的牧民赶着一群羊羔从面前经过。

 

 

       美丽的乡村风光,看似平静,但是来到村落后,我们看到了背后的辛酸。低矮的房屋,每户的规模基本就是城市里少见的四合院,几块砖随意堆砌就是一面围墙,卫生间就开在背后的芦苇丛中。村支书有些局促地告诉我们,他们这里干旱比较严重,而且由于城市开发污染了地下水,所以日常的用水都是靠积累的雨水。望着碗中有些浑浊泛黄的开水,我们竟觉得甘甜,没等歇息,督导安排任务,我们开始了访问。

       村子简陋,村民的生活也十分简朴。我们所在的这个村落住的大多是留守老人,或者儿女搬到了另外的村子里后自己独自居住的爷爷奶奶。由于他们大多说的是地道的方言,所以访问总是要通过一些听得懂普通话的叔叔阿姨代我们交涉。这里的人家养羊为主,屋子里总有几条牧羊犬,初到院子里的时候,我们心里也是心惊胆战。给我们带路的婆婆看出了我们心里的恐惧,总是拿着棍子给我们挡着,访员们心里也是一暖。

       这里的人消息闭塞,不懂微信股票,也没想过出国养老,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老奶奶握着访员的手,一直用慈爱的眼光看着我们,她听不懂普通话,是靠她的儿媳妇来知道我们的问题,尽管如此,她还是很耐心地听完访员说完,然后和我们唠着家常,虽然我们也不能听懂奶奶话里的内容,但也陪着奶奶笑着。

       还有位走了很远路赶来的伯伯,天气炎热,我们只好在树荫下坐着完成了访问。调查结束,伯伯热情地招呼我们去他家吃饭,当访员准备把误工费给伯伯时,不料伯伯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直呼不要,说着便要转身离去,访员劝说了许久,伯伯坚持把这钱给我们。听着老人淳朴的话语,我们都哭笑不得。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生活在现代化城市的我们,也许在时间的麻痹中,早已忘记了生活的本质。居住在偏远朴素小石屋的他们,极度缺水,生活拮据,要是哪家家里有几千块的存款便是富户,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那道“你幸福么”的问题,他们还是望着我们笑着说当然。

       近一个小时的山路,烈日无情地炙烤。访问完的我们感慨万千,不仅仅是惊叹于他们的贫穷和不幸的遭遇,更是对于我们自己人生别样的思考。

       和他们挥手告别,心里突然变得沉重。望着满世界的绿意盎然,我突然好喜欢那些纯粹的微笑,喜欢这片内蒙的北山北。

                                                                                                                                                                                                                     西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