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

8/20/2015 浏览量:47

       到西安来的人,应该都是怀着一个长安梦的。

       7000多年文明史、3100多年建城史、1100多年的建都史,西安在中国历史上最繁盛的年代里熠熠生辉。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到这儿来,或多或少可能都是想寻找过去的影子。

       我也不例外。第一次来西安就是因为执着于茂陵,这是汉武帝刘彻的陵墓,还陪葬着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将军霍去病等。这些名字连在一起就已经昭示了那个金戈铁马、气度恢弘的时代。

       折腾很久才找到过去的车,一路上几乎荒无人烟,到了之后,发现剩下的也只是青青陵柏,磊磊涧石。

       这次到西安,并没有刻意地去什么景点,而是跟访员们一起游走在大街小巷。交错纵横的城墙,建于古迹之上的遗址公园,还有在现实中摸爬滚打的人们。

       这里和中国的其他大城市有许多相似之处:生活在城市边缘的人们大多来自异乡,不挑剔住宿环境也不在意计较麻烦只求一个容身之地;居委会的大妈和我们熟了之后便会乐意拉着我们闲话家常;由于游客较多有些地方交通拥堵地让人无话可说;高楼大厦之上很少见到蓝天白云,雾霾阻挡着人们的视线。

        它也有独特的令人瞩目的地方:有病在身的大婶唯一的爱好便是每天去街上表演几句秦腔;独居的老大爷书法是一绝,经常去碑林观摩名作;小孩刚读小学的中年父亲准备在大唐芙蓉园办张年卡,好经常带孩子去“熏陶熏陶”……

        对一个外地人来说,对西安的关注或许仅停留在表面上,就像以前的我。我们看了几篇攻略,问了几个同学,便自信满满地去了,然后在各个景点评头论足。从而无法看到厚重的历史下,西安真实的脉搏和呼吸。

       岁月的年轮已淹没了历史的痕迹,时间抹不去的是曾经铸就的辉煌。

       因为这辉煌,有时我们在西安身上赋予太多,固执地用自己的想象去塑造一个西安,却忘了它有它自己的轨迹,有它自己的命运。现在生活其上的,都是一群鲜活平凡的人们。

       容颜如旧风华新,落花时节又逢君。

西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