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沉没的老工业基地 ——哈尔滨CMES跟访随笔

8/4/2015 浏览量:170

       在天高云淡的哈尔滨,我们迎来了出发以来最通透的蓝天。微风拂过面颊,甚是惬意。火车鸣着汽笛在街道的路口疾驰而过,各式各样的管道和设备铺设在砖砌的厂房之间,高耸的烟囱向空中排放出大量的白色蒸汽…一切的一切告诉我们,这里是东北。

             

       

       热情开朗的东北人能让我们了解到远超过采样中的几个简单问题以外的信息,“税赋太重了,政府有钱做调查不如给我们减减税费啊。”水果仓买的老板蔡阿姨在了解过我们对CMES的介绍后向我们抱怨道。众所周知,自国务院鼓励促进中小企业发展以来,相关政策正在逐步出台和实施。这种抱怨是在其他几个北方省份CMES对小微企业的调查中的走访中从未有过的。目前,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主要集中在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的暂免征收上——而这两个税种恰恰都是由国家税务局负责征收的。换言之,全国范围内小型微利企业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的标准是统一的。那是什么导致了哈尔滨小微企业主对税收的抱怨呢?

        原来,在哈尔滨,“仓买”就是其他地方所说的小型超市,持有的是个体工商户执照,蔡阿姨其实不是CMES采样的目标企业主。个体工商户纳税时缴纳个人所得税而非企业所得税,目前还没有针对此类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但是,在哈尔滨,税赋这个问题被提出的次数多的有些异常。因为在采样过程中,这里个体工商户的比例是远高于平均值的。在采样街区内,近五成小微企业都是个体工商户——这明显与统计局发来的名单上不相符。而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已经倒闭还未注销的小微企业——其中大部分都是小微工业企业。

              

       

       这个由东北三省组成的传统“老工业基地”,是众多能源消耗性的大型国有企业支撑起来的——小微工业企业在东北的式微并非一朝一夕。这种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遗患也是黑龙江省甚至东北三省的经济落后的根本原因。市场经济已经开放了近四十年,而这里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所有制结构严重不适应生产力的需要。黑龙江省15年一季度增幅4.8%,全国排倒数第四。现在,东三省增幅分别处于倒数五名以内。黑龙江经济增速为什么下滑这么快?用李克强总理的一句话是,“大庆、一汽一打喷嚏,黑龙江和吉林就感冒。”公有制经济份额太大,国企太多,效率低下又占用了所有的优质资源。

       国企改革、产业升级、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这些耳熟能详的名词似乎并没有给东北带来什么改变,几十万人的饭碗和盘根错节的利益体系不是说改就改得了的,国内重工业、制造业技术水平也不是政策可控的,何况政策的实施也是难以用现有数据真实量化出来的。至少,在东北人可以感知的生活当中,东北早已不复“共和国长子”的昔日辉煌。

              

       

       这不是由于某些人或某个地区造成的个例——就像一个偏科的孩子能在某些时候拥有良好的成绩,长远来看他却不能一直名利前茅。不光是在中国的东北,以俄罗斯为代表,几乎全球的重工业基地都在重复英国的伯明翰、朴茨茅斯、曼彻斯特,美国的底特律、匹兹堡等等重化工业基地的衰落历史,这是产业升级和更替的规律,却更成为东北人民的悲哀。东北将向何处去?谁也不知道答案。然而我们希望一切不要辜负这一方豪爽热情的黑土。

                                                                                                                                                              北方报道小分队  刘偲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