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杭州:淡妆浓抹总相宜

8/21/2015 浏览量:187

       “梦江南”,唐朝起便流传开了这样一个词牌名。梦寻江南,搅乱了一朝往事,才发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江南的杭州于我,是乌篷船里折扇窗,是小桥流水绕人家,是青石深巷卖杏花,是鼓楼一夜听雨声;是泛舟湖上,任碧波漾在清冷的水面,兴许还有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静坐船头,望着浆声摇曳里的烛灯,湖水的波光就融化、闪耀在她潋滟的瞳仁……这样的场景,多少年来,我在梦里反复找寻。仿佛是前世的乡思,江南,已成为我心心念念的梦之港湾。

       此次来到杭州,它的恬淡正如梦境。台风之前的凉爽,天空无声黑白,层云却染,阵阵墨香。傍晚的西湖,断桥残雪下没有白雪皑皑,却有十米见方的荷塘,荷叶在风里尽情舒展腰姿,透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好。

 

      

       然而,这座城市并不只是一个文静柔弱如西施般的城市,它也有着自己坚硬的一面。如果说,恬淡是杭州给我的最初印象,那么,当我跟随中国家庭金融调查访问组来到下城区石桥街道时,便发现了她浓墨激进的那一笔。

       “其实杭州的发展很快,两年前学长学姐们访问时画下的道路、写下的路名,如今都找不到了。”督导张恒如是说道。这无疑大大增加了访问难度。同时,根据走访情况,这里大约50%是外来务工人员,很多以前接受访问的老户已经搬走了,“这样最后的换样率可能会很高。”

 

 

       作为城乡结合部,我们跟访的这个社区是一个城中新村。之所以说“新村”,是因为它没有一点儿“老农村”土房泥路的样子,而是一排排整齐的五层小别墅,墙壁灰白相间,在灰白的天空下显得肃穆。“小楼都是自建的,每幢楼就是一户人家。”而受访户很多都有从事个体工商户的经历,可谓微商林立。走过小楼之间的街道,我们发现楼里竟然还有地下室,且基本都出租给了小作坊。顺着楼梯望下去,隔着窗玻璃,似乎还能听到女工们脚踩缝纫机的哒哒声。

 

 

       收集数据的过程也算是跌宕起伏。访问组遇到了脾气火爆的大叔,操着带有浓厚杭州味儿的普通话,用山洪般的嗓音为大家指路;遇到了不分青红皂白,看到衣着蓝色衬衫的访员成群集结,就冲上来嚷嚷着我们听不懂的杭州话的大婶,直到队里的杭州小伙伴上前,用本地话解释“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意义,她才突然180度转变态度,乐呵呵地与大家攀谈起来;还有那位热情接受访问的大哥,站在自家院外两个多小时,硬是认认真真做完了问卷……

 

 

       跟访结束,杭州的暮色已降。霓虹伴着夜空的繁星亮起,点点滴滴,如梦一场。杭州的淡雅,杭州的浓艳,就这样渐渐和光线融为一体,淡妆浓抹总相宜。

       原来,所谓的梦寻江南,不过是情之所至。这座重复着我梦境、镌刻着我身影的城市,众里千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如果说江南是一梦,则魂牵梦萦;如果说杭州是一梦,必不愿醒来。

东部报道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