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风来

8/9/2015 浏览量:47

       沈从文有过这样一句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很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如果你未曾到过武汉,你所了解的便是伏天的火炉,炙烤的大地,还有那记忆中被数次报道的武汉长江大桥。武汉恰如一位蒙面的侠女,远看英姿飒爽,烈烈白酒般干脆酣畅,而那面纱下却又是江南女子的曼妙可人,一山一水都是她的眉眼,桥与云,酒与人,仿佛都是她。

 

弄潮儿:与大数据乘风破浪

       即将结束的三伏天仍然肆虐,哪怕是早晨也会被晒得睁不开眼,所幸从江上带过的丝丝凉风缓解了心底的点点躁动。跟随着CMES绘图32组的成员,我们开始了“扫街”与“扫楼”。驶过的洒水车留下一地的阴凉,嗅一下,你甚至能感觉到空气中水滴汽化的味道。公交车回回转转,我们来到了标志着”CBD SOHO”的办公楼群。不同于选择了山间隐匿的重庆小微,武汉用一种更“淘宝”的方式容纳了小微企业。而这种SOHO模式的转型,虽然使得中国租金收益占营收比例不足2%,但其盈利状况还算客观,并且大约进过两年后便可见其成效。

       这种SOHO的办公模式自然而然提高了企业的安全系数,但无疑也增加了我们的访问难度。刚开始进入我们便被拦截了下来,尽管出示了相关的文件证明,但对方仍是要求我们和相关领导进行交恰,无奈之下我们只能从另一栋楼开始。从顶楼往下刷,虽然有的公司或委婉或强硬地拒绝我们,但更多的企业接受了我们进行简单的信息收集,有的企业也会热情的给我们名片。这些企业不同于重庆的机械制造,水泥生产等很大程度上依附劳动力,他们隐藏在城市的高楼之上,更多的是凭借计算机与数据还有知识分子对相关信息进行分析,以此对行业行情等作出判断从而组织公司运营工作。无论是网贷公司还是传媒工作室,这些小微企业是时代发展下对大数据做出的反应,是电子商务企业逐步走向发展的过程。如果是淘宝的问世如蜻蜓点水,那么武汉的小微企业则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是大数据时代的弄潮儿,保持对行业发展的前瞻性,与大数据乘风破浪。

 

默默离开  衷心祝愿

       第二天跟随CHFS到了湖北的江夏区。爬满植物的破落村院,长满青苔的青石板,街道上偶尔的尘土飞扬,这样的生活状态在很多人看来或许是恶劣的,但对这里的居民来说这种生活常态未必不满意。阿姨带领我们走访了这样一家住户:七口人,奶奶和儿子一级残疾,全家月收入2500左右。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生活艰难地让人心酸,可现实却又很无力。一场车祸,让原本和乐的小康生活一下子变得跌入了谷底,变卖家产只为了挽救儿子的性命。三年来,从濒临死亡到变成植物人,又从植物人恢复意识,这便是他们所经历的。虽然儿子生活不能自理,虽然家里已经一贫如洗,负债累累,虽然家中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但当他们的儿子恢复意识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他们的生活里重新出现了一道光。他们感激上天没有让他们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他们感激有较满意的社会保障让他们维系基本的生活。爷爷奶奶已经老了,再也经不起那么多大风大浪,那便只有在困难中好好地享受剩下的日子。访问结束的时候,奶奶正用她单薄的身躯架起儿子,两个人颤颤悠悠地回到里屋。我们默默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他们的痛我们不曾经历,他们的知足我们可以理解,衷心祝福这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在后来的访问中,由于居委会的带领,我们的访问进行的很顺利。在访谈中针对几个问题我们都得到了大致相同的问题。“您觉得您幸福么?”“这个说不清,没钱啊,有钱不就幸福了。”“您觉得当今社会公平么?”“当然不公平了,什么公平不公平,有钱就行”“您遇到困难是会如何解决?”“自己能解决肯定自己解决,谁愿意去找别人。”诸如此类,从这些谈话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普通民众对生活的抱怨,但这种抱怨中又透露着对生活的无能为力。在他们看来,尽管社会不公平,尽管会觉得自己不幸福,但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不是愤青,不会打着勇担社会大义的幌子来批判社会,他们所做的便是好好地生活,无奈又如何,一样知足的活下去。就像他们自己说的,“没工作又怎么样,想干活就出去打工,不想干了就回来”,这样的生活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大的伤害,那又何必执着于他人的穷富。

       下午一点半,我们和访员走在江夏区的路上,没有吃饭。街边的浮尘随着汽车的驶去弥漫在空气中,炎热,干燥,我们的心情与受访户的心愿类似,恰如我的题目,等风来。

       风自江上去,人从乡间来。